logo

噶玛妙竹

首页 法王新闻 课程开示 法王事迹 法王作品 法友写法王 藏文学习 相关信息 网路直播 妙竹中心

实践大宝法王邬金钦列多杰教言的网站
The website is practicing His Holiness Ogyen Trinley Dorje's teaching


 噶玛妙竹--再进拉萨蒙难记2

妙竹中心 | 佛门轶事

再进拉萨蒙难记(连载2)

时间:2020年09月26日于拉萨

门难进的西藏大学

15日一到拉萨,在这家‘尘埃落定青年旅舍’洗漱一番,Bamboo便开着自己的11路车(两条短腿)去半小时路程外的西藏大学,想插班读它们的藏文班。路上问路时,一位女老师模样的藏人说她也去那儿,于是跟着 她急行军一样的赶路,可怜Bamboo回来就有点高反了。

藏人女老师边走边问Bamboo的来意,她很肯定的说:“你进不了西藏大学的门的,除非你认识它们的系主任。”Bamboo不高兴地嚷嚷:”这个西藏大学怎么和别的大学都不一样啊。”别的大学直接去系里的教务处或办公室 询问怎么上课是很正常的,直接找系主任或老师都可以。女老师说,“我们这里没有教务处。”快到校门时,她紧张起来,叮嘱Bamboo:“你待会到了学校大门,可千万不能说这句话,旁边就是公安局。”Bamboo纳闷地 嘀咕,“公安局怎么了,我又没说错。”女老师吓得赶紧撇下Bamboo先走了,远远看见她像文革时的臭老九一样,低头小步哈腰地排队过了校门检查进去了。

Bamboo到了校门,先跟第一关——坐着的一位女保安说明来意,果然她斩钉截铁地说:“不能进。”但想了一下,她又说“我们领导现在不在,你要么等一下,他来了你跟他说”。在传达室门口的石阶上坐了好一阵子, 一身着便装的年轻男子过来问Bamboo什么事,Bamboo说,自己想读文学院的藏文班,不能旁听的话,自费花钱读个第二学位总可以吧,自己好歹也有个硕士学历,按国家规定也是符合要求的。年轻男子倒很和善,说 给我一个文学院的电话,让我打了电话,对方同意我进去,他才能按规定放Bamboo进去。于是Bamboo就当着他面用手机打这个固定电话(0891-6405919),对方是一个女声,不管Bamboo说什么,她都毫无 停顿地只回答两个字——“ 不行”,Bamboo气结,最后问:“你是不是什么都不行?什么都不能进?”她居然还神气活现地回答“是的,因为现在疫情。”Bamboo抬头看了一眼周围那些都没戴口罩,旁听了Bamboo 的对话,相互无言以对的保安,强压住血冲脑门带来的高反头痛,无语问苍天地离开了这所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如此对待来求学的学生的大学,如果它也能称为大学的话。

女五毛的传说

慕然想起来拉萨前在西安的青旅遇到的一位在拉萨工作了好几年的女五毛说的话。这位才26岁的女孩子在听到Bamboo说想去藏大读藏文班时,立刻转过头来厉声说:“西藏大学我是不清楚,但你有单位开的介绍信吗? 没有的话,根本不会让你进去问的。”甚至说“当过大偷,就算现在不偷,别人也会认为你偷。”(这句话不知是指藏人还是藏传佛教的人,因此要这么严厉监管的意思)。

Bamboo之所以判断出她是女五毛,是根据她来西安求职的奇怪工作,说是应聘一个文字编辑的工作,Bamboo问是哪个文化传媒还是出版社的工作,她说‘不是’,如果是这些单位招她的话,肯定给她写破产。而 她现在应聘的这个属于文字编辑的工作是不需要有任何文字功底的工作,但是包吃包住,有五险一金,属于铁饭碗性质的工作,更让Bamboo想不通的是‘写文字’的工作还要求“三班倒”!

最后让Bamboo揣摩过来的是一句话。她自称在西藏那么多年,虽然也见过很多上师、喇嘛,跟着去贴金、供灯,但她斩钉截铁地说:“他们是属于佛教,但我是政治。”Bamboo以前是遇见过一个藏人寺庙警察,想来这个女孩以前的工作 就类似于此,在西藏负责监控这些喇嘛、尼师之类的。所以她一踏进青旅的房间,本来还跟同屋的另一女孩嘻嘻哈哈,但回头一看到剃着光头,穿着红、黄僧服的Bamboo,眼神立刻变得震惊而凌厉。继而知道Bamboo 就是藏传阿尼后,每回跟Bamboo说话,都会从刚刚的和别人轻松笑谈,立刻条件反射地转成尖锐、训斥的口吻,简直没法和她好好说话。

直到一天过后,见Bamboo读的自编藏、英、中法本,以及玩电脑的熟练,这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女五毛才不敢对Bamboo那么嚣张了。

事实上这个女孩子并不坏,还挺愿意帮助人的,只是她的几年西藏生活,似乎把她的人性和人格也扭曲了,对着同屋另一个年龄仿佛的女孩,还老是要玩扑上去性侵的游戏。

直到这次Bamboo真的来到了拉萨,经历了这场劫难,才终于明白,这真的是一个会把人性都扭曲的可怕之地,但同时,因为上师(大宝)的一句话,在草菜不生、蔬菜如此匮乏的藏地,那么多人改成了吃素,以致于 拉萨随处可吃到内地都无法寻觅的素小笼、素水饺等精致素食,又让Bamboo很是感动。这真的是一个佛与魔共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