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噶玛妙竹

首页 法王新闻 课程开示 法王事迹 法王作品 法友写法王 藏文学习 相关信息 网路直播 妙竹中心

实践大宝法王邬金钦列多杰教言的网站
The website is practicing His Holiness Ogyen Trinley Dorje's teaching


 噶玛妙竹--再进拉萨蒙难记4

妙竹中心 | 佛门轶事

再进拉萨蒙难记(连载4)

时间:2020年10月14日于拉萨

凶狠的居士

再说回这场劫难。起自来拉萨的第二天一早。6点起床,刚烧点开水,一个昨晚自称五明佛学院的‘老居士’的中年女子就从铺位上猛地跳起来,大骂道:你烧水能不能轻点。接着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大叫大骂起来: "一晚上都吵得人睡不着觉,你们这帮尼姑,给佛祖抹黑...."

Bamboo也很无语,昨晚有人两点回来;早上4点,又有人出去大昭寺供灯;一晚上还有人用电炉一直在炖东西,都吵得很,她不说,就这会儿骂Bamboo。是因为这些人都是团体,而Bamboo是一个人,好欺负吗。 懒得理他,出去念完早课,吃了早饭。就徒步穿越迷宫般的八廓街去上课了。

晚上下课回来,屋里气氛也还融洽,答应了同屋两个‘一会儿说是上海来的、一会儿说庙在江西’的尼师一起包车去纳木错湖,正要入睡,早上的凶狠老居士又突然开口;‘明天早上不要烧开水了。’她们一伙人 好像有三四个以上,她的死党说‘拉萨的6点相当于内地4点,这里都是10点上班的,我们9点起床前,都不要起来。’

Bamboo去过一次五明佛学院,感觉尼师们在那边备受欺负,互相之间也很冷漠,加之学院也没有食堂和图书馆,Bamboo觉得没法学习,所以呆了不到一周就走了。不知是否因为疫情,学院封闭了, 所以这帮长期在里面混的汉地居士有一部分也跑到拉萨来了。听凶狠老居士跟旁人说,她们那帮人里的某某某跟藏人吵架,所以拉萨那个住宅区附近的其他藏人就都不肯租房子给他们了。Bamboo猜想这伙人是否就因此 占了这些极便宜的旅馆房间,成了地霸呢?

奇怪的旅馆?

之前听同房两尼师之一说,“有些人长期住在这里,只要十三、四元一天,老板靠什么赚钱呢?”要知道拉萨随便吃顿饭都要二十几元,是全国物价最贵的城市。Bamboo白天还看这个老尼师在贴着‘房内禁止煮食物,否则扣押金’的 告示前用自带小电锅又炒又煮,还拼命邀请Bamboo一起吃点,Bamboo谢绝了,怕犯‘盗戒’。这会儿Bamboo瞄了瞄角落挂着的那个白天看不出来是什么,只是一个扁平塑料盒,但晚上灯黑后却发出一圈双排 监控特有的绿光的设备, 想;等你退房时,一百元押金被扣,你就知道老板靠什么赚钱了。

但问题是,对Bamboo这种只订了两天房的人,扣一百元押金,加每天16元房费,老板还算大赚,如果是那些长期住的,赚什么呢?而且像Bamboo这种不违反规定煮食物的,那老板又会找什么理由,来扣押金呢? 白天在‘手机美团’上又把房间延了两天。去前台把房卡延续时,前台的小伙子脸都黑了。记得第一天来办入住时,前台两小伙也是爱理不理,走开去拖了 快半小时才终于给Bamboo办了入住。现在想来,这家房费极低的青旅的确有些古怪。

无戒的尼师

再说回同屋两尼师,是同一个寺庙的,都是‘如’字辈,忘了叫啥,权且称‘如一’‘如二’吧。‘如一’五十多岁,刚开始说是上海来的,后来又邀请Bamboo去她们江西的寺庙。所以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哪里人。就是整天在房内 又煮又炒,犯‘盗戒’‘妄语戒’肆无忌惮那位。从她晚上用家人的口吻与一男性的长时手机通话来看,对方不是她的老公就是儿子。

‘如二’却好的多,带着一老居士整天忙着在外面‘朝圣’,一大早四点还去大昭寺供灯,供完再回来继续睡觉。她们和‘如一’并不一起,也未见她在房内犯戒做饭,所以Bamboo对她印象还好。只是老见她在手机里 跟她的男喇嘛上师通话,一尼师跟男性上师生活中如此接近是否合适呢?

‘如一’说她们每年都会来拉萨朝圣。这次也要住二十多天才走。她们在拉萨也没有认识的寺庙和喇嘛,‘如二’的上师也不是拉萨的,所以,每年冒着‘高反',花大量的钱来拉萨这些相同的景点转一圈,供两个灯,到底有啥收获 让Bamboo甚是疑惑。看她们平时要么睡觉,要么打手机,倒是没见过做什么功课、念什么经。只是Bamboo早上六点起来,准备去外面的玻璃房念早课时,两个人才慌忙爬起来,在床上做出一副打坐的样子。她们的僧服也 是那种路边店随便可买的一扯就烂的布料和款式。话说正规寺庙的僧服都是定做的。像Bamboo剃度时,阿阇黎送的‘矩’和两件僧人的小衣都是外面不可能买到的。更不要说正规寺庙的尼众出门一趟都要层层审批, 速去速回,哪有那么自由的。但现在正规的寺庙也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家庙,Bamboo自己更是一野鸭尼姑。

所以对于这两位‘尼师’,Bamboo一开始是警觉的。但后面话多聊了些,热乎起来,就把佛陀和皈依戒的警告忘到了脑后。

佛陀曾说,跟这些无戒、破重戒的僧尼,不要说共处了,就是跟他们说句话都会被染污(意思是会被他们恐怖的‘黑恶业’沾染到。)大宝最初教授的‘皈依戒’的第二条,就是‘皈依法,远离恶友’。见到这些多 恶友共处一室,Bamboo还延了两天房不说,甚至还答应了和她们一起出去玩,准备建立长久的联系。

万事万物都是佛法的考试,Bamboo这一场考试没通过,于是让大宝逃脱这一年多来,国内、国外使尽解数,想名正言顺捏住Bamboo这拖油瓶的某集团终于有了一丝‘自认为’的可乘之机。但学生如果这么不堪, 你认为上师会这么放心离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