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噶玛妙竹

首页 法王新闻 课程开示 法王事迹 法王作品 法友写法王 藏文学习 相关信息 网路直播 妙竹中心

实践大宝法王邬金钦列多杰教言的网站
The website is practicing His Holiness Ogyen Trinley Dorje's teaching


 噶玛妙竹-- 墨西哥之走不得留不得

妙竹中心 | 公仆监督

墨西哥之走不得留不得

时间:2021年07月25日于Guanajuato

蓝、金、黄的实力

7月13日, 首都墨西哥城T2航站楼,墨西哥航空售票柜台

Bamboo正在买一张当日飞往厄瓜多尔的机票,墨航每天固定有很多班飞往厄瓜多尔的航班,票价都是固定的四千多人民币。售票员接过Bamboo的护照正往电脑上输着名字,突然她停下来,神色严肃地拿起旁边一个像手机的机器,打开一个APP,仔细地往里输入Bamboo的名字和护照号,

接着站起来,找到一旁小办公室里的一个男工作人员,可能是她上司,争执着什么。最后她无奈地回来,跟Bamboo说,她不能卖票给我,因为不知道我的中国护照是否让登机去厄瓜多尔,不让登机她这里是不给退票的,让Bamboo去对面的墨航值机柜台找他们的supervisor,如果supervisor同意,她才敢卖票给Bamboo。

Bamboo惊奇地说,你电脑上查一下厄瓜多尔的入境政策不就行了。她说她这里查不到。无奈只得去值机柜台找什么supervisor,工作人员说就是穿红马甲的,刚刚还在,现在不知去哪儿了,等了很长时间,也 不见踪影。

巴拿马航空

墨航值机柜台旁是巴拿马航空的柜台,Bamboo就是坐它家的飞机进的墨西哥。可是它家的值机柜台不卖机票,也到处没有售票点,买它家的机票只能网上买。Bamboo跟值机柜台的工作人员说:现在疫情期间, 持中国护照免签入境厄瓜多尔三个月的政策不知有没有变动,不敢在网上买好机票,因为没的退。值机柜台的工作人员热情地说“我帮你查查”,查完跟Bamboo说“你放心买吧,没问题”。登机换登机牌的最后 一关都说没问题了,不知墨航是怎么回事。于是掏出电脑,用机场的WIFI登录巴拿马航空的网站。奇怪的是机场的几个免费WIFI竟然都不能登录,只有一个平时也经常用的墨西哥城通用的免费WIFI能登录。 更奇怪的是,网站上明明显示当天有机票,但一用Bamboo的名字注册再登陆,就立刻显示今天没空位,明天没空位,后天没空位;那先飞巴拿马吧,也一样,通通变成了没空位。只有飞巴西的是可以的。

登陆凌晨三点在旅馆查过机票的expedia.com的网站,选好了飞行的出发城市和到达城市,再一点,就莫名其妙地跳到了一个完全没关系的APP网站,看来旅馆的网络也被监控了。

好容易又搜到一个也不用注册的订票网站,但把信用卡和名字都输入后,网站转半天也变成了没空位了。

中间也跑去找墨航的supervisor,找了几次,最后终于逮到了。但supervisor就一句:“no reservation”,Bamboo说,你们票都不卖,我怎么reservation。人家就是答非所问,还嘀嘀咕咕地跟旁边人说,巴拿马航空出卖了他们。

此情此景,仿佛又回到了1月4日在杭州机场第一次登机时的场景。

1月4日,杭州萧山机场国际航站楼

荷兰航空值机柜台的工作人员也是说,Bamboo定的素食没有。提前三天在官网定好的素食居然都没有?接着工作人员说:“入境土耳其要定好来回机票和旅馆。”Bamboo说我在荷兰转机要等十几个小时,那时 再定好了,提前订好,不让登机的话都没得退。工作人员说:“不行,没定好不让登机。”Bamboo掏出电脑说:“我在这里定吧。”工作人员指着土耳其电子签的网站说:“还要定好覆盖所有停留时间的保险。”Bamboo 奇怪,自己三天前办电子签的时候,入境要求明明看了好几遍,并没说要买好保险啊,要是有这一条Bamboo也不会办这个昂贵的土耳其电子签。无可奈何,只能上网一一定。

杭州萧山机场的国际航线本来就少得可怜,当晚可能就这个航班了。了了几个乘客都走光了,就剩Bamboo一个人在椅子上敲电脑,机场的WIFI奇慢,好不容易看好埃塞俄比亚航空的机票,但输入信用卡信息后, 也是转半天也出不来,银行显示信用卡被扣款了,钱又退了回来。又选了阿联酋航空,用visa信用卡付了款后,竟然显示要审核,最后当然审核没通过,虽然Bamboo信用卡里预先存好了两、三千美金。一个多小时过去,竟然连第一步的出土耳其的机票都没定好。工作人员说,离值机 柜台关闭还剩十几分钟了,Bamboo只好放弃。

买这家机票时,官网说一次不能登机,在登机前退票可以一年内任何时候同一航班再登机。于是跟工作人员要了航空公司电话要退票,结果打过去没人接,值机柜台的小姐说:“应该已经下班了,晚上7点下班。” 而这时是七点半,Bamboo的飞机是晚上8点20起飞。再登官网根本找不到办退票的链接。得,这张票算是彻底作废了。看看连素食都没准备,人家就根本没打算让你登机。

悻悻然回到猪窝后,看了大宝第八天的临时增场后,又是怎么出去的呢?

是用国内的携程网,不登陆的方式买票 ,用没有实名制注册的支付宝付款才订到了几小时后,1月5日6点多中国航空飞韩国,阿联酋航空从韩国经迪拜飞巴西的机票。外国航空公司虽然不把Bamboo这种小人物 放在眼里,但肯定不敢得罪象携程和支付宝这样的大集团。当然之后携程网的不登陆买票的方式也被关了,而 马云也是受了Bamboo的牵累,但事实上以他一个什么技术都不懂的人能做成互联网信息行业的大佬,也是大宝在冥冥中帮他牵的人脉,因为他也是杭州人,而做一个在电脑上就可以买各种东西的网站是二三十年前Bamboo的一个构思, 而大宝让别人帮Bamboo实现了这个构思,所以对马云来说,真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因为Bamboo而受这些苦,其实也不冤。

严密的防守

Bamboo的旅馆房租是交到13日的,几天前去附近的医院做出国前的新冠检测,医生就非要问清Bamboo飞哪个国家,说要拿着定好的机票才给做检测。最后在机场找到一家不肯说具体去哪国,最后也终于给做了个快筛的监测点,奇怪的是如果做PCR就要24小时。好在查了下厄瓜多尔只要快筛就可以了。

以往好像都不查证件的墨西哥大巴也突然到处开始查证件,甚至7月12日,去两小时 车程外的Pueblo的移民局问能不能延签的事,这么短途的距离,都有警察上来查证件,而且就查到坐第二排的Bamboo,拿了Bamboo的护照和FMM就突然下车,过了很久,换一个警察上来才还了Bamboo护照。琢磨着是检查Bamboo护照上有哪些签证吧。这些奇怪的事就不多说了。

恐惧的各国

而Bamboo能入境墨西哥也是飞巴拿马不成,起飞前没几小时临时加买的机票,才在王毅的蓝金黄部队做好部署前飞成功的。但显然,这次再想用这招出墨西哥是不行了。想来前阵子,国内不停地罚了那些大公司、大明星几百亿、几千亿的资金,用来在国际上收买的都很成功啊! 小英,2020年每次Bamboo准备着要出国,即便在携程上订票最后没付款,它都忙着立刻宣布疫情升级封国,哪怕是经荷兰转机去土耳其,它也要同天封国,Bamboo的英国两年签7月19日到期,而小英也宣布7月19日才解封,并把这一天宣布为自由日,可见因为给了Bamboo这个签证,它承受 了多大的压力。不过Bamboo十年前在英国读书时花的几十万,以及留学时存在巴克莱银行的一笔钱因为回国后输错密码被封死,2019年回去取,银行早已不认。比起这些所花和被吞的钱,小英承受点压力也不算太冤。

危地马拉领馆

墨西哥就两个邻国,北边的美国和南边的危地马拉。航空路封死了,陆路能走出墨西哥的就危地马拉了。6月初,Bamboo也曾去过墨城的危地马拉大使馆,结果门口被告知一定要自己打电话预约,发给Bamboo两张英、西两种文字的说明,上面要求提前定好机票和旅馆,还要复印信用卡。 但这张纸上明明写着:预约不是必须的。一来Bamboo的西班牙语还不足以对付打电话;二来万一被拒签,机票旅馆的钱都回不来,Bamboo就算了。但Bamboo曾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在瓦哈卡(oaxaca)的领馆,直接跑去, 什么材料都没有,聊几句,就给办了签证。这个领馆的地址谷歌地图上是没有显示的,官网上也没写地址。

Bamboo注意到youtube上一个叫小黑兔的中国女子,用美签和Bamboo同一时间到了墨西哥,几乎是跟着Bamboo的步伐,先到了 坎昆,再到墨城。她先用美签想直接进危地马拉,结果被告知中国人不行,要纸签,她又退回墨西哥这边,就又获得了6个月签证。之后她回到墨城,到危地马拉大使馆申请签证,也被告知要预约,说门卫帮她打电话预约了7月8日。 结果快到7月8日时,她说自己得了新冠,租了个房子隔离。视频中是她一个人住在一个带游泳池,厨房大的里面有会议室桌椅的豪华别墅。这个人一直说她是一个人穷游。但在坎昆时,她在旅馆的行李和信用卡 都遭窃,Bamboo就一直奇怪她没有了信用卡,虽然在墨西哥可以用银联卡取现金,但去危地马拉没有信用卡她怎么活呢?这个人只会英语不会一点西班牙语,室内交通都是打的,这还不细究。但在墨西哥城租房子,Bamboo 曾经去中介公司问过,要银行打出的每个月收入明细,还要有担保人,而担保人必须有实物可以抵押,用这些材料和中介公司一起去做公证,之后才能租房子给你。所以,Bamboo就明白了这个人的身份。而这个女人显然 不知道离危地马拉最近的瓦哈卡还有一个领馆。

所以Bamboo当即用现金在一个墨西哥国内航空公司买了张飞瓦哈卡的机票。飞机延误了一个小时才起飞,而这次Bamboo的行李箱是托运的。到了oaxaca天已黑,机场离市区很远,也没有大巴。只能用西班牙问大厅门口看门的一个老太太附近有没旅馆,老太太人很好, 正比划着跟Bamboo说往那边走就有一个,这时一个白人年轻女子突然跑来,用英语跟Bamboo说“我可以帮你翻译。”Bamboo有点奇怪,自己一看就是亚洲人,她是怎么看出Bamboo会说英语呢?也不好弗人家的美意, 就用英语又说了一遍,让她帮忙翻译。女子说走十分钟前面就有一家。一个人沿着乌漆嘛黑的马路壮着胆子走了十来分钟,沿路拒绝了好几辆出租车,终于来到了一个有点灯火的十字路口,正不知该往哪边走, 那个年轻女子突然做了一辆小车跟上来,指着斜对面的一栋小楼说:“就是那家”。接着车子扬尘而去。

旅馆是400元墨币一晚,都是平房,倒还安全,深夜院落里的椅子上都还坐着人。第二天一早7点,天还蒙蒙亮,Bamboo就离开了,这时才注意到院落里一张椅子上坐着的人制服上绣的标记,和墨西哥移民局工作人员 制服上的标记一摸一样。所以,瓦哈卡的领馆就不用去了。

往南走,试试看,能不能偷越过边境,去危地马拉,再越过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去中国人免签的巴拿马,再坐飞机去厄瓜多尔。要知道Bamboo2014年曾经从成都身无分文也没任何证件的逃出,仅靠走路和搭车,就偷越了十几个 检查卡哨到了墨脱的解放大桥,也就是和印度的边境呢。那两个美国附属小国,Bamboo只是借道过个境,应该不算犯法吧。要知道地球是属于大家的。

性恶的民风

然而,这里不是西藏。没有世代受佛法影响,会热情地送你吃的喝的,让你免费搭车的温暖的藏民,更重要的是,一路上都没有水。整个墨西哥从南到北,Bamboo都几乎没看到过一条河、一个湖泊,连小水潭都未见过。 到处是没有人烟的连绵的山和荆棘植物的草坡。也和西藏一样,这个边境地带,只有一条公路。2014年从西藏八宿把Bamboo遣返回杭州时,在八宿公安局,在贡嘎机场,这些看守人员都故意走开,留机会让Bamboo逃走, 但Bamboo都没动,一直到了内地重庆转机时,Bamboo才溜走。原因就是西藏只有一条公路,出了这条公路,四周都是无人区,就算侥幸有藏人帮助你、收留你,也会很快被查到,到时被株连,让你难受。但到了内地, 公路四通八达,大家都是汉人,你株连谁吧?

但在墨西哥,一来西班牙语自学到现在,也只能勉强表达个基本意思。二来,越往南感觉民风越是恶劣,路上问路,都以骗你为乐。出租车是打死不敢坐的,一辆车把你拉到哪里去都没办法。公交车的话,既没站牌,也没有线路,只有当地人自己知道。 走了整整一整天,才终于搭上了一辆公交车,越过了茫茫的无人区,开到了ocotlan。问到了一家可能是这里唯一的旅馆,等了大半个小时,才终于见到了前台,住进了旅馆。

这一刻终于放下心来。打开电子书,找到了药师经和咒,念了一遍,右边太阳穴持续的隐隐作痛终于消失了。看来在墨西哥城时,连巫术总经教师的团队也被请来了,怪不得这些天的倒霉都有点类似尼泊尔时的怪异。 当然这些巫术单靠自己,是没多大威力的,要和当地政权和民风、环境配合,才起到点作用。几天前在墨西哥城突然看到住了近半年的旅馆 附近的一栋楼上悬挂了用藏文写的六字大明咒的大布条,上面有印刷精美的咒轮,以及用西班牙语和藏语写的某某之家,这个天主教统治的地盘还第一次看见藏传佛教的标识。不过话说回来,藏族本来就是 玛雅人的后裔,这次又回到了几千年前逃离的故地,用这些很可能源自玛雅巫术的苯教的东西再次来整人,不知是何感想。

既然偷越边境去危地马拉的可能性为零,Bamboo还是回去吧。可能是巫术解了许多的原因,第二天回瓦哈卡的路顺利了很多,随口就问到了哪里坐公交车,10元墨币(3元人民币)就坐了一两个小时的车 到了瓦哈卡市区。第三天,也顺利一路问到了地图上没有的危地马拉领馆。一间小屋子,直接进去,里面没有客人,秘书拿过护照走进隔间,里面似乎研究了很久,一个模样神气的男子走出来,用英语说 要有美国签证或加拿大签证他们才能给签证。并且意味深长地说:“你先去申请一个加拿大签证吧。”他不断地强调加拿大,却没提美国,显然知道Bamboo的情况。想想也是,现在中南美洲的美国附属小国的总统估计 谁都怕被在自个家里挖眼、刑死。咱就不要为难人家了。至于加拿大嘛,你以为它敢出这个头吗?它家老大都不敢撩虎须,它一个小弟,光是一个土共都没啥所谓的孟晚舟就已经让它吃不了兜着走了, 就不要说Bamboo这个被认为是千年预言里蓝金黄帝国的终结者的家伙了,看看27日就是墨西哥居留期的最后一天,这时候去申请加拿大签证,护照一时拿不回来更是麻烦,所以Bamboo也不给恐惧的各国添麻烦了。虽然Bamboo也不明白自己一个无钱无势,没亲没友,成天就读读书,念念经,做个小网站自娱的孤家寡人怎么就威胁到它蓝金黄帝国了, 但也许成佛的最后一步就是要被魔众集合起来围殴,不死就成佛吧。

所以,既然走不了、也不给留,咱只能在墨西哥被迫逾期了。虽然之前有各种不成文的规定说疫情期间,FMM签证到期,送到移民局就立刻会再给半年,以及任何一个边境城市都可以买到新的FMM居留卡,但 对Bamboo这个墨西哥的长途车站、机场、官方系统都名字做特别处理的人来说,就别指望了。只能被迫逾期。虽然逾期在墨西哥的处罚就是出境时要被罚款,但对于Bamboo谁知道会怎么样呢,要抓、要遣送、或是迫得任何旅馆都不接收Bamboo都只能悉听尊便了。

背后的手不是美国

要说Bamboo这人是通通得罪,美国说起来也有这个全面封杀Bamboo这只野猪的实力。为啥Bamboo就认定墨西哥政府背后那只手不是一心想找达赖接班人的美国呢?是有几个细节。

一是,Bamboo在谷歌上把一个邮箱的认证电话从国内手机改成了墨西哥的手机号。之后,不管是旅馆里,还是去过好几次的中国超市,都有人旁敲侧击地问Bamboo的手机号,Bamboo都没给。甚至在monterrey美国领馆附近 唯一一家旅馆住宿时,前台竟然也要Bamboo写下手机号,12号去做新冠检测,也要求留手机号。13日前两个礼拜内被各方密集地要求留手机号,不留都不行。要知道Bamboo申请美国签证,官网里早几个月前都 填好了墨西哥手机号,也是唯一一个留过这个手机号的地方。

第二是10日从monterrey回来,刚跟旅馆管理员聊天时说了去monterrey办签证,第二天旅馆相邻房间就住进了一个单身的吸毒女,会说英语和西班牙语。只要Bamboo出门都会撞见她,上午还跟Bamboo说身体差不好找工作,下午就打扮利落地跟 Bamboo说要去人类学研究所上班,下午3点回来要好好跟Bamboo谈谈,一副要帮Bamboo介绍工作的样子。那天下午Bamboo刚好把骂美国拒签的文章发了。于是下午回来后,就再没见到这位吸毒女再出现了。旅馆里前阵子 住进的那一大批美国人也突然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诺大的旅馆里只剩下两三户常住的家庭还在,安静的让人不习惯。以及管理员态度的明显变化,给Bamboo的总体感觉是,他们误以为Bamboo拿到了美国签证, 所以想给Bamboo介绍工作留住Bamboo不去美国。结果一看到Bamboo发的被美国拒签的文章后,就放心了。

根据这两点,Bamboo想这个墨西哥政府背后的手肯定不是美国了。鉴于老美虽然不帮Bamboo,但总算也没出卖Bamboo,那Bamboo之前咒它第一个消失的话也就收回吧。在cancun那家没有任何旅馆标识,隐在 居民区里,只有一个不知底细的妇女看守,以及一个像是长期住着的黑人房客的家庭旅馆提心吊胆住的第二晚, 突然一前一后来了两个高大的白人男子竟然找到了这家当地人帮Bamboo找了很久才找到的这家没有任何标识,也看不出是旅馆的旅馆,分别住了进来,让Bamboo安心了不少,看身形都不像平常游客。以及后来墨城旅馆里住进的那一拨奇怪的美国人, 也许是美国政府看在大宝的面子上,稍微保护了一下下Bamboo也有可能。不管怎么说,它这次不是这个墨西哥政府背后的主使,也没有出卖Bamboo的信息,那Bamboo就把咒它第一个消失的话收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