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竹中心|天赋人权

揭秘中国移植器官的来源

时间:2020年3月4日


这几天都在讨论浙江第一例肺移植手术中双肺的来源。因为失去了肺的人肯定死了。既然死刑犯已经不准器官移植了,那中国每年供给全世界那么多移植的器官哪里来呢?因为人死了后,全身的器官 也同时停止运作,就不能移植了,所以一定要在健康的人活着时摘除才能用。这让Bamboo联想起了一些事, 终于恍然这些器官都是从哪里活摘而来,就是各地的“救助站”。

2016年在重庆流浪的Bamboo因为跟警察起冲突,被关进了重庆沙坪坝救助站名下的关盲流的医院——重庆第三人民医院精神卫生中心。所有的救助站虽然全部是铁栅栏,跟监狱没什么两样,但里面其实 空无一人,因为它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所以被警察先带到救助站后,只是拍了照片,就直接让警察送到了这家医院的精神卫生中心。半夜三更的,里面只有一个护士,给Bamboo指了一张空床,就 不管了。

里面每两三个月会抽一次血。被关了好像有四五个月时,突然有一天,医院上面通知说要选五六个人送去别的医院(那家医院的名字记不得了,好像是第六医院什么的)。Bamboo好奇地问护士送去干嘛? 护士也答不出来。Bamboo那时还想,在这个形同猪圈的房子里关了这么久,能换个环境,短时间出去透口气也好的,所以还挺羡慕。最后定下来要送的这五六个人Bamboo看了都是不可能有家属来找的。

其中三人Bamboo是记忆尤新的,可以说都有点弱智痴呆。大凡里面正常点又听话,能帮着护士干活的,比如能帮着绑病人,或者照顾其他家属送来的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等,帮着医院创收的,医院也不肯送走。 所以送走的那几个Bamboo注意了一下都是身体健康,又派不上用场的。

记得的三人中一个是傻乎乎乐呵呵的驼背。因为弱智的关系她也无法和人谈话交流,不知道她的名字,只能叫她"驼背",比如护士有时找不到帮手,就随口叫一声"驼背,帮我把她的手抓住。"然后驼背就傻乎乎 地过去用力把女病人的手抓住,结果却反手被那女病人打了,驼背就只能委屈地捂着头站在一旁。就是这么个可爱又帮不上忙的家伙,年纪也许跟Bamboo差不多大,也许更大点。但身体看得出是很结实的。

另一个其实前两天刚抓进来,沉默寡言,一句话都不说,一眼看去就是个在街上流浪了很久的人,带着一个大包包,里面有些衣物。护士跟她说什么,不知道她是不愿听还是听不懂,固执已见地把她被扔掉的衣物 又捡回来穿。结果下身光溜溜地一丝不挂,被护士用脚踢,用竹条打,她也一声不吭;旁边一个男医生一直在旁边看着,她也没有反应,也没有要遮挡一下下身的意思。当然也是个中年女性,身材也没什么好看的。 护士显然觉得她是个麻烦精,所以意外地也在第二天被送走的五人名单里。

还有一个是连Bamboo都要退避三舍和觉得惊恐的。就是个总从水池里、地沟里把那些恶心叽叽的饭粒抠出来直接放进嘴里美滋滋吃的人,她似乎只喜欢吃那些脏的、恶心的。好好地分下来的饭菜,她 也要弄得无比恶心才吃。她从没跟人说过一句话。

所以时至今日想来,Bamboo终于明白这些人是被送去了哪里。想来像Bamboo这样会说,能清楚表达的人他们也不敢这么随意吧,至少也要想办法先弄个脑死亡后再做。

Bamboo被关六个月后,救助站终于打电话通知了我母亲。在被遣送回杭州,杭州救助站的人来接时,杭州救助站那位女同志无意中说了句,杭州第七人民医院也有这么个专门关盲流的部门,在一栋楼里。 Bamboo大吃一惊说,怎么从没听说过。因为怕Bamboo逃走去出家,被我那可怕的母亲两三次关进第七人民医院,前后加起来总共八个多月期间, Bamboo在里面跟那么多医生、护士、护工、消息灵通的病人和家属聊天,竟然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个部门。甚至去工疗时(就是全院那些表现好的病人都可以在固定时间,跟着护士去一个楼层,参加一些集体活动,比如打牌、健身、跳舞之类的,跟现在方舱医院 的情景类似),Bamboo也从未遇见过有这么个部门的"所谓病人"来参加。所以,中国这些无依无靠的人就被所谓的救助站关在各地的精神病院的某个神秘的、无人能探视的小楼里, 成为了中国暴利的移植器官的供体。怪不得Bamboo从未在深夜的杭州、上海见过任何流浪的人。甚至这两年连真正乞讨的人都见不到。

去年底,从欧洲回来,打开关了三个月的手机,收到了已经断绝来往一年的那个从来不配被称作"母亲"的人的短信,说因为青光眼,所以去医院开刀换了眼角膜。换了两个眼角膜在医保下花了两万多。 一对眼角膜,意味着一个人从此失明,只要两万多。当然,杀一个人,全身的器官都被换走了,眼角膜更是不需要什么血型匹配。自然更廉价了。一个七十多岁,有房有钱,拿着高额的退休金, 无聊地每天用怎么算计人、怎么害人来打法时间的老太婆仅仅因为青光眼,就要杀一个人来换给她一双眼角膜!怪不得眼科医生——李文亮因为给一个青光眼患者看病就得了武汉肺炎。这个业报太重。尤其是对 一个善良的人,就像一件白衣服上染了一个黑点,就毁了。

一次Bamboo想着把小区里出租户搬走时丢掉的那么多精美、完好的儿童玩具、体育运动用品——篮球、足球、羽毛球等送去给杭州孤儿院的孩子吧。结果去了那里。重门深锁,里面毫无人声。打电话去问,对方说, "送去别的地方吧,我们新的都不要,何况旧的"。再走几步,就是杭州救助站,里面跟重庆一样,也是铁栅栏封着的楼,不见人影。门口的保安说,我们这里也不需要什么衣服和体育用品。

现在武汉和湖北都封城四十多天了,解封遥遥无期。看来是要把一千一百多万人都活活饿死、封死了。对中国的中产阶级都能如此,何况是那些底层的、叫不出来、也喊不出来的弱势群体了。 还有被消失的Youtube上知名度很高的陈秋实、方斌、李泽华等一些人。虽然Bamboo搞不清楚这些人是否是某些组织、某些派系的人。但Bamboo想说的是,即便需要把他们隔离,为什么连通信工具都没收了? 如果自己问心无愧,为什么怕被人说?怕被人揭发?

这个黑暗的国家、无比恐怖、血腥的政权,已经不能再对它寄予任何自我改良的希望了。就像当年的纳粹德国一样,当犹太人被屠杀时,大家沉默,当轮到自己时,才发现已经晚了。当方斌喊出"推翻暴政"的口号时, Bamboo想,国家会动荡不安十几年,这样说太不负责任了。当香港起义时,Bamboo想换了那些个哗众取宠的黄毛小儿当特首就好了吗?还不是土共帮着解决房子问题更实际。但现在真的不能再等了。 要被活活饿死的武汉、湖北人;开始被清算、大抓捕的香港人;被即将武统的台湾人你们是否要和Bamboo一起吹响起义的号角? 一起来推翻这个让全世界都堕落、变成杀人犯的血色政权呢?

最后Bamboo诅咒,那些做“器官移植”的纳粹医生全都得武汉肺炎。看他们是否能一边杀人,一边自己给自己开胸做这个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