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新闻 | 2009年12月

第二十七屆噶舉大祈願法會〈第三天日誌〉:謗法難解脫,尊重不相應之法

27th Kagyu Monlam: Day Three – Karmapa Teaches on the Fault of Abandoning the Dharma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金剛座 Under the Bodhi Tree, Bodhgaya
時間:2009年12月26日 December 26, 2009
中譯:堪布丹傑、乘宗法師
報導:黃靖雅
攝影:噶瑪善治、噶瑪諾布、班瑪歐色多傑

眾生無量,心緒亦無量,所以法門無量,大小乘顯密一切法,都是佛教法,

為不同根器、習性眾生而說,所以切莫輕說他人「非法」!

〈第一座法〉(上午6:00-8:30)

法王噶瑪巴陞座主法,傳授「大乘還淨律儀」(「八關齋戒」)前開示:

「大乘還淨律儀」具備各種殊勝的利益:

持守「八關齋戒」之利益:

一,持戒之利益:若有一人,具備信心,以超過恆河沙數之財食供養,其福德不上不若持守「大乘還淨律儀」一日夜者,可見利益之大;

二,自性之利益:持戒之後,不會受龍、天、魔、人之傷害。受戒之後,成天人供養的對象,天人會對具戒之人讚嘆。

三,容易持守之利益:只需持守一晝夜,十分容易;出家眾本來就持守這八項戒律,但在持守「八關齋戒」期間,可以特別謹慎的持守,更具利益;

四,短暫與長久兩種之利益:可以得到暫時的天人善道利益,及永遠的解脫涅槃利益。

五,善行增廣之利益:持八關齋戒期間,做任何善行利益皆多倍增廣。

六,任何善願、皆會成辦之利益:過去迦葉佛時,有一人,僅持守八關齋戒其中之一,即以此福德之力,在釋牟尼佛住世時,一生成就。

七,投生善道:成天、人善的所依,即投生到天、人道。

八,投生彌勒淨土:彌陀菩薩亦言,未來我成佛時,於佛陀正法具信而行持「八關齋戒」者,將投生於我淨土。

(法王傳授「大乘還淨律儀」(八關齋戒),帶領大眾念誦三次「受戒文」(右膝著地,跪著念誦):

「常住十方一切佛菩薩:祈怙念!猶如過去之如來、阿羅漢、正等正覺,如神駒、大象,所作已作、方作、當作,放下包袱,即證自本性,斷盡諸有結。具清淨語、善解脫心、善解脫慧。彼等為一切有情之利故,為饒益故,為渡脫故、為除憂病故,為免饑饉故,為圓滿一切趨菩提之法故,為證無上正等正覺故,決定領受齋戒。如是,我名……當下受持,乃至明晨旭日未生之際,決定受此齋戒。」

發願受此者,今天直到明天天未亮前,需行持以下八項戒律:

一,不殺;

二,不盜;

三,不淫;

四,不飲酒;

五,不妄語:特別包括「不作上人語」,即未成就而說己成就;

六,不坐臥高廣大床:以不超過一手肘高為準,住旅館則無妨,但有所選擇時應選低者;

七,不非時食:即過午不食。

八,不過香花鬘塗香:不能為令已莊嚴、打扮而裝飾。不往聽歌舞觀伎:不可放逸而做

(念誦「持戒清淨咒」)

今天法會能成辦,都是許多功德主的善行,我們要跟隨佛陀腳步而行持,要承擔起「堪能供養」的福田(特別指出家眾)的責任, 否則對不起施主發心供養,要讓施者、受者兩者行持皆有利益,即使我們不能像密勒日巴那樣的大精進,也要隨時觀察自己身口意,讓自已保持善的三門(身口意皆善),以歡喜之心而做一切善行,也具精進之大福德,做一事即成就各種大利益。

昨天是耶誕節,昨天忘了說,今天跟外國弟子補說:耶誕快樂!因為新的一年快到了,也要跟大家說新年快樂,祈願大家身體健康,大家家人也平安快樂,世界在新的一年裡,比過去更好更吉祥,每個人亦要如此發心、行持,一起為世界之祥和而努力。

(念誦梵文「三皈依」)

《大祈願課誦本》P35〈皈依發心〉三次

P39〈加被大地支〉三次

P45〈加被供品支〉

P49〈方廣大莊嚴經〉卷三

P51〈無盡有情〉

P52〈祈請住世〉

P54〈善臨支〉、〈沐浴支〉

P57〈淨拭支〉、〈供衣支〉

P59〈供莊嚴支〉、〈塗香支〉

P73《佛說護國尊者所問大乘經》

P80〈彌勒讚佛頌〉

P85〈百緣攝頌禮〉

P89〈佛行十二誼讚〉

P136〈供養支〉一

P139〈供養支〉二

P61〈頂禮讚誦〉

慈氏讚:發願學習彌勒菩薩大願

今天要念誦〈慈氏讚.梵天寶冠〉 (P101),我現在略作解說。

講解這首讚文有著特別的緣起,因為這首讚的作者是宗喀巴大師,當年大師曾經請示絡札大成就者--磊吉多傑(業金剛)說:「我希望前往印度拜見在木山(新吉日)地區的梅紀巴大師,請求顯密修持的釋疑」的時候,磊吉多傑回答道:「你無需前往印度,只要向『則欣』彌勒供養法衣、祖衣等衣物,同時供養一首善妙的讚歌,這樣做的話,對於你未來弘揚佛陀正法戒律,會有殊勝的緣起。」

在大師的密傳中記載說,這首贊歌的內容是由文殊菩薩所說,並由宗喀巴大師編寫而成。

在印度的原典中記載,大乘律經是由彌勒菩薩結集而成;《大寶積經》也提到:「彌勒、文殊和金剛手菩薩三者,將分別弘揚律、論和經三者。」因此,我們應當以整體佛教為念,而整體佛教的基礎就是戒律,戒律是眾生喜樂的泉源,施主信心增長的根本。

此論分為三個部分:讚頌主文、祈請、發願。

一、讚頌主文:是從「四面梵王多口讚」開始,到「哀號之語須臾念」。

內容大意是:讚頌彌勒的身、口、意、功德和事業。

二、祈請:是從「能度苦海大寶舟」開始,到「無欲無貪淨心獻」。

內容大意是:要讓暇滿難得人身有意義、思維六道的痛苦、讓聽聞佛法的習氣甦醒、向比丘們獻供佛所稱讚的三法衣等等。

三、發願:是從「遍虛空於二足尊」開始,到最後一句「願我剎那救度之」。

內容大意是:為了利益長久在輪迴當中流轉的有情眾生,我們要發願成就佛道,或者發願投生殊勝的所依;尤其發願成就菩薩殊勝的行持,成就佛身、佛土、佛眷屬和佛的事業。

《入行論》說,要恆時發菩提心,憶念眾生。我們要以這種心情念頌這篇殊勝的偈頌。

整個偈頌共有十偈,讚嘆彌勒菩薩的身、口、意、功德、事業。一開始是禮敬文殊菩薩;接下來,都是對「慈氏」,就是彌勒菩薩的禮讚,發願為無始以來流轉的眾生,因此我發願修行,所以發願有殊勝的所依,得到人身;並以意念化現無數供養彌勒尊。

念誦時,要「隨文入觀」,一邊念,一邊觀想、發願,不要如鸚鵡般有口無心,譬如談到慈悲的偈頌,就要生起慈悲心,這樣才會有覺受。

(法王帶帶大眾念誦〈慈氏讚.梵天寶冠〉)

P146〈懺悔支〉

P153〈懺悔文〉

P161〈發心支〉

P166〈隨喜支〉一、二

P168〈請轉法輪支〉、〈請佛住世支〉

P170〈迴向支〉

P180〈慈悲偈頌〉

P188《寶行王正論》第五品

〈第二座法〉(上午9:00-11:00)

(法會功德主向法王暨與會各大仁波切獻曼達)

(今天繼續昨日內容,從中文版《密勒日巴大師傳》P240開始講起)

■密勒日巴大師傳:圓滿度化人與非人,各大山洞至今加持修行人

惹瓊說道:「尊者!您的這些事業,實在是稀有難得,令人驚歎佩服。可是你所說的都是些可悲可泣的事,現在請您老人家講一些令人高興的事好嗎?」

尊者說:「令人高興的事麼?那也許是由精進而得來的成果,超度一切人與非人(非人類的一切精靈、阿修羅及其他的鬼神都統稱非人),和弘揚佛法的事跡吧!

惹瓊巴問道:「你是先超度人的呢?還是先超度非人的呢?」

尊者說:「起初有許多非人來向我挑戰,我就降伏他們,以後又超度了他們。以後又超度了許多人類的徒弟。最後長壽王神女來顯示神通向我挑戰,我又超度了她。我的教法在非人中,長壽王神女將為繼承光大者;在人類中則烏巴頓巴(烏巴頓巴——即岡波巴大師。)將為弘揚光大者」。

尊者28個山洞,修持可得順緣與加持

色問惹巴就請問尊者道:「尊者!您主要的修行地方是那其貢雪山和曲巴兩處,除此之外,您還在其他什麼地方修過行呢?」

尊者說:「我修行的地方有尼泊爾的約莫貢惹和六大出名山窟,六小隱名山窟,和六個秘密山窟,連同另外兩處一共是二十處山窟。另外尚有四個出名的大山洞,有四個不出名的山洞,還有其他各處山間有緣會的小洞。在這些地方修行的結果,我已經證到『無有可修的法,無有能修的人』的境界。現在我已沒有什麼可修的了。」

惹瓊巴說:「尊者法性盡地的無緣大悲,使我們徒眾得到了無顛倒的正見和堅固的信心,我們心中非常的快樂,真是感謝您老人家。現在為了利益未來的眾生,可否請您告訴我們外內密各處修行勝地的名稱?」

尊者說:「六大聞名外山窟」是:

護馬白崖窟   明雀隻馬窟   飲哇著馬窟

惹馬菩提窟   將潘郎卡窟   著甲多結窟

「不著名內山窟」有:

結巴尼馬窟   庫虛問巴窟   謝普去薪窟

白則多鹽窟   則巴剛替窟   瓊龍慶給窟

「秘密山洞」有六處:

甲照郎卡窟   到碰生給窟   白普麻母窟

來普白馬窟   龍哥盧多窟   著甲多結窟

其他二處是:

結普尼馬窟   播它郎卡窟

「四大著名山洞」是:

雅龍的著巴普   來喜的多肚

亭日的哲借普  的色的真處普

「不著名四山洞」是:

咱地的剛楚窟  絨地的俄薩窟

惹那的則俄窟  古通的播絨窟

在上面說的這些山窟中修行,可以得到順緣和傳承的加持。你們應該到這些地方去修行。

尊者說完了他的故事,參加法會的會眾,對佛法都生起了信仰和厭世出離及慈悲的心,大家都對世間八法極生厭離,虔誠慕樂正法。

尊者的大弟子們,都向尊者發願:願意斷捨世欲,終生精進修法,作利益眾生的事業。天神諸弟子也都發願維護佛法。世俗的聽眾中,有很多上根的人,都皈依了尊者作為弟子,如法修行終於成為得證實相境界的瑜伽行者。中根的人,都願以月計或以年計來專門修法。下根的人,也決定終身不做惡事,常做善業。參與聞法的大眾都得到了究竟的利益。

以上是尊者自述的傳記,由他的弟子們所記錄的。尊者一生的事跡,如果詳細敘說,可以分為三大類:第一是非人的神鬼向尊者的挑戰和尊者降伏超度他們的事跡,第二是對諸具有善根大弟子的化度和成功的事跡,第三是對一般弟子及普通世人說法及其他應化的事跡。

(以下詳說尊者度化非人與人之事跡)

空行母曾授記:尊者之弟子中有25人得大成就。其中如心弟子8人;如子弟子13人;如女弟子4四人。其化度之經過,具載於大歌集中。

尊者以種種方便轉大法輪,以不可思議方便,令無量上、中、下根有緣眾生成熟解脫。上根者得大成就,中根者成其道,下根者也發菩提心,行菩薩行。於無根諸人也廣播善法種子習氣,令得人天快樂。悲心廣大與虛空等,光耀佛法如旭日昇天;使無量眾生,除惡道苦,脫輪迴縛;於無量痛苦生死海中,作大救護,為大依怙,其恩德事業誠不可思議也。

(講至P248暫停,念誦飲食供養文,並念誦〈供養文〉,再自P248說起)

一碗嫉妒的毒奶酪

尊者經過了無量利生的事業,最後在亭日地方,遇到一位名叫操普博士的行者。操普愛財如命,可是因為他是學者,亭日地方的老百姓很恭敬他;每逢有宴會的時候,總是讓他坐在上首。在他見到尊者後,表面上表示恭敬信仰,實際是內懷妒忌。屢次在眾人集會之前,故意向尊者提出許多難題,想使尊者當堂出醜,但總未成功。

在木虎年秋季第一日,亭日村民召集了一個大宴會,請尊者坐在最上首,操普博士坐在第二位上。

操普博士在會眾之前向尊者頂禮,心裡想尊者一定會還他的禮的。但是尊者一向的習慣,除了對上師頂禮之外,決不向任何人頂禮,所以就沒有回操普博士的禮。操普博士因而很不平,心中暗想:我這樣博學多才的學者,向他這樣一個毫無學問的人頂禮,他居然不回禮,高坐上首,昂然不動;真是豈有此理,非要報復一下不可!於是就拿了一本因明的論典,放在尊者的面前說:「請你把這本書逐字講解,解答疑問,同時發揮所見,並加評述!」

尊者說:論典的語義,你也許都能逐句講解,但是真正的意義,是克服世間八法的慾望和降伏我報,以輪迴涅槃一味而清淨法執。除此之外,那些教人如何問如何答的論辯之學,根本沒有什麼大用處,所以我沒有學過,更是不懂;如果亦曾學過,或是曾經瞭解過,現在也早已忘記了。

忘記的理由,請聽這首歌:

敬禮譯師馬爾巴前,遠離言說祈加持;

為有上師加持力,此心不受動搖害。

恆修慈愛與悲憫,遂忘自他之執著。

頂載上師恆修觀,遂忘威勢之官府。

不離本尊而修觀,遂忘卑小蘊、界、處。

思維耳傳之口訣,遂忘文字與經典。

守護本來平常心,遂忘無明之誤謬。

自身觀作佛三身,遂忘希冀與畏怖。

此生來生平等觀,遂忘死生之恐懼。

護持證解獨自居,遂忘親朋之照顧。

一心定慧之進益,遂忘宗派之異同。

思維生滅皆無實,遂忘教義宗派見。

思維現象皆法身,遂忘著相之修觀。

無整寬坦而安住,遂忘世間禮儀行。

身語歸住於下位,遂忘富貴之驕淫。

以此幻身作我廟,遂忘各自宗派寺。

言語道斷為作證,遂忘詮表解說義。

言詮義語君能說,請君勿為法所執!

操普博士說:「像你們這樣專門修行的人,當然是用這一套話來回答;但是我們講學理的,依著邏輯的道理來思辯,則你所說的話,全不合佛法的大義。我因為你是一個好人,才向你頂禮的……。」嘴裡嘮嘮叨叨地還在講。

施主大眾聽了,大不滿意。大家一致說道:「博士!無論你知道多少佛法教理,像你這樣的人遍地皆是,塞滿了世界都裝不滿尊者一根毛孔!你還是不要做聲,安份的坐坐我們的上席,想法子去增加你的財產好了,不要在法會上出醜了!」

他聽了勃然大怒,但是情於眾怒難犯,就是大鬧一場也無勝算。只得怒氣沖沖的硬忍下去。嘴裡雖是默默無言,心中卻好不懊惱,暗自盤算道:「這一個沒知識的密勒日巴,行為瘋狂,口說夢話;以虛言妄語來欺騙大眾,賺他們的供養,為佛法丟臉!像我這樣有學問有聲望的有財產的博士,在法的一方面看來,大家看我卻比狗還不如,真是豈有此理!這非想個辦法不可!」

操普博士在布林村上有個情婦。他就叫這個女人在奶酪裡面放了毒藥,拿去供養尊者,準備毒死他。操普答應這女人如將此事辦妥,一定送她一塊大碧玉。這個女人以為他說的話是真的,就把毒藥放在奶酪裡面到崖城來供養尊者。那時尊者早已知悉一切。尊者觀察因緣,知道有緣的眾生都已經化度。毒藥雖不能傷害自己,但自己涅槃的日子也將到了,就準備接受毒藥的供養。但是尊者知道:如果在供養毒奶以前,這個女人沒有拿到玉石,那麼,她就再也不會得到了。因為操普博士是決不會再把玉石給她的。所以尊者就對這個女人說:「現在我不要吃,請你以後再拿來,也許那時我就要吃了。」

她聽了尊者的話,心中又疑惑又害怕,猜想尊者大概已經知道奶裡有毒了,就在十分不安的情緒中回去了。 她見了操普博士,就把經過的情形告訴他,並且說尊者一定有神通所以不肯吃。

操普說:「哼!他要是有神通,就不會叫你以後再拿給他,或是會叫你自己把這毒奶吃掉的!他不這樣做而叫你以後拿來,明明表示他沒有神通。現在你先把這塊玉石拿去罷,你再把奶酪拿給他,你這次去一定要他吃掉!」於是就把玉石給她了。

她說:「大家都相信他一定是有神通的,因為他有神通所以昨天沒有吃。今天再拿去,他也決不會吃的。我怕得很,不敢去,我寧願不要這塊玉石。請你寬恕我,這椿事情我無法替你辦到。」

操普說道:「世上只有愚人凡夫才相信他有神通,因為他們不看經書,不懂道理,所以被他的誑話欺騙了。我看的經書中,有神通的人,不是像他這個樣子的!我負責保證他沒有神通。現在你再把有毒的奶酪拿去給他吃,若是我們目的達到,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我們相戀了這麼久,以後也用不著怕人說閒話了,你要把此事辦成功乾脆我就跟你結婚,那時不但這塊玉石是你的,我外面的財產和家中的財產,也一齊都交給你管,我倆禍福相共,白頭偕老,你看好不好!」

這個女人以為他說的話都是真的,就又把毒藥放在奶酪裡回到願樂吉祥坡來供養尊者。尊者破顏微笑的接受了。那個女人心裡想:博士的話真不錯,他真沒有什麼神通!

尊者就微笑地對她說道:「你做這個事情的代價——那塊玉石,拿到手沒有?」

她一聽,口張得大大的,驚駭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時慚懼交集,嚇得混身發抖,臉色全青;一面禮拜,一面哭著顫聲的說道:「玉石得到手了,但是請您不要吃這奶酪,將它給我吧!」

尊者說:「你要它幹什麼?」

她哀泣道:「讓造作罪業的我吃下去算了!」

尊者說:「一來我不忍叫你吃下去,因為你太可憐了;二來如果我不接受你的供品,我就違背了菩薩學處,犯根本墜。特別是我此生的自、他、度生事業都已經圓滿,到別的世界去時候也已經到了。

其實呢,你的供品並不能傷我,吃與不吃絲毫沒有什麼關係。如果我吃了你前次送的奶酪,那麼你的玉石恐怕就得不到手了,所以我沒有吃。現在既然你的玉石已經到手,我也就可以安地吃,同時他也就可滿足他的願望了!再說,他雖然答應你將此事辦成之後,給你這個,給你那個,可是這些話是靠不住的。

他所說的關於我的話,一句真的也沒有。日後你們二人會發生很大的懊悔!那時你們最好從此真正的懺悔,好好的學佛;即使不然,至少也要牢記,將來如果遇有性命交關的事,切莫再造罪業了!向我及我的傳承虔誠祈禱吧!

「你們兩人常常拋棄快樂幸福,自找痛苦。這一次你們所造的罪業,我要發願替你們清淨懺除。為了你們的安全,這一次所做的事情,雖然遲早都會為大家知道,在我沒有死以前,卻切不要對人說。我這個老頭子,從前所說的話究竟是真是假,你們沒有親眼看見,也許不相信,這一次你親眼看見,總相信我的話不是假的吧!」

說完,尊者就把毒奶喝下去了。

法王開示:

謗法難解脫,切莫批評不了解的法

這就是捨法和謗法的例子。噶當派出現了許多賢者、成就者,但這位操普博士卻自讚毀他,捨法和謗法,而想毒害密勒日巴尊者。

一般人對法和教派有分別之心,只管自己教派,不管別人,甚至指責他宗他派的法「非法」,就變成「謗法」,這比「五無間罪」還嚴重。把對的法說成錯的,把清淨的法說是不清淨,把清淨的上師說成不清淨,因謗法而斷善根,是很難解脫的。反過來,密勒日巴以前雖造作惡業,卻能將心轉向正法,終於一生成就。

有種「謗法」之罪,是自己不相應、不理解的法,妄加批評那是「非法」。譬如有人對南傳之法有興趣,但對難行的大乘法難以接受,或對密法不能了解,例如「事部」(註:密法四部: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瑜伽部)需要清淨,批評「無上續部」是外道之法,這都是「謗法」。藏傳有四大教派,還有其他各教派,也是為了利益不同根性的弟子,但本質都是一樣的,都是佛教法。我們要發願:就算現在和這個法不相應,但未來還是可能修持的,未來學習之後,仍能利益無量眾生,要如是發願。

至於什麼是如法?什麼不如法?主要是看修行人自己的心。舉例來說,有人因空性而證悟,但有人卻一聽聞空性就生起很大的恐懼,不同的眾生因為自己不同的根器、習性和心性成熟度,會有不同的理解,別因為自己暫時不能理解、接受,就妄作分別,論說「這是法」、「這不是法」。勝樂金剛密續偈言說:所謂甚深法,雖未能理解,不應嗔或謗,法性不思議。由於眾生無量,心和想法也是無量的,所以說法方式也是無量的,不是我聽得懂的、能適應的才是佛法。密乘戒律「十四根本墮」中說:不可詆毀自他宗派,所謂自他,有上座部、下座部之分別,或佛教、外道之別,所以連外道之法,都不可以嗔恨之心加以批評。在應斷的十不善行中,如果批評他人宗派就會犯「不惡口」罪,破了自己「不惡口」的戒。

還有,五濁惡世,佛教徒間的諍論,會讓佛教法墮壞、消失。佛法各乘各宗派很多辯論,還有許多宗派對自宗自派有貪著之心,因此而犯了很多罪業,甚至犯謗法之罪。為了慈悲,為了教法,其實我們連心中也想都不要這樣想。噶當派甚至有一個說法是,如果我們在一個不和合、紛爭的僧團,連寺院的蟲都會墮地獄,因佛法失壞,僧眾諍鬥,白業之力退失,黑業之力生起,會令小生命心緒混亂,強大煩惱生起而造惡墮惡趣。所以紛諍、謗法,是很嚴重的事;所以僧團心意和合,是很重要的。

一位大師說,教法的根本是僧團,僧團一定要和合,而且不只是在寺院,是東南西北四方一切僧伽都要和合,才會成為眾生的「福田境」,供養才會有功德。在「福田境」中(作為眾生福田的皈依境,指佛法僧三寶),佛和法都無法示現「受用」,只有僧伽才會有「受用」的功德,你供養的財食,他們能示現受用,除了有「供養」的功德,也有「領受」的功德。古德說,為什麼以前印度有很多成就者?那是因為印度修行者有很多福田境,僧團心意和合,而且戒律清淨,具有很殊勝的功德,當地的人即使只是對出家眾合個掌或作簡單的供養,都有很大福德。

妄說人「非法」,果報不可思議

現在要說個故事。久遠劫以前,釋迦牟尼佛還是一位名為確比丘的出家眾,阿彌陀佛則是措哇養達比丘,當時兩人都分別為大眾說法,確比丘只說實相了義法,雖然也有一些弟子證悟諸法實相,但也有很多人因不了解而謗法而墮地獄;而措哇養達比丘則對不同根器的人有時說了義法、有時說不了義法,很多弟子見到了諸法實相,弟子就越來越多,確比丘因此對他說:「你說的是非真實語、不了義法,是為弟子的面子而說,我不是你這樣的人。」以此因緣,確比丘七十生落入地獄,六十生中忘失菩提心,九萬投世生為畜生,六萬世生為人、但為貧窮且無舌之人,最後在五濁惡世,生為釋迦國淨飯王之子,終於修持而成佛。確比丘因謗法之罪,只能在不淨國土中成佛;而措哇養達未曾謗法,且持戒清淨,所以在淨土成佛。所以我們實在應該小心。由於我們還沒現證自心本性,被深厚無明所遮障,總是魯莽地批評別人,這樣是很容易墮入地獄的。我們都還看不見別人的功德力,也看不見別人的神通,沒有他心通,所以不要隨便論說別人說的不是佛法。

一個有四隻腳的大銅器,只有一個人、再使力也是抬不起來的,各教派如果互相幫助、互相讚嘆,佛教法才會興盛。一位利益眾生的菩薩,對聲聞道也應了解,對他宗他派都不了解是不行的,這樣才能廣利眾生。我們想得到遍知的果位,所有大小乘佛法都要了解,連外道法都要有所涉獵。有時我會想:「為何佛陀要了知一切?」佛是為眾生而成佛,若為自己,成就阿羅漢即可;因為佛了知每個眾生都有不同的願望和細微的差別,所以要具足一切方便,因為眾生心無量,所以法門無量,所以不要輕率說他人是非法。

禪修:觀想不動佛,如月甘露淨一切罪障

阿彌陀佛〈極樂願文〉說,除了謗法之人,都可以往生淨土;但不動佛則發願,即使是「謗法」之人,也可以清淨罪業,往生不動佛淨土,所以今天我們要向不動佛祈請,即使有謗法、批評菩薩之罪,亦能淨除。一個人能認錯是不容易的,從無始以來我們造了多少惡業,像須彌山一樣,卻從來不認錯。我今天有機會發現自己錯了是很好的,這是「認識自己」,就像把鏡子放在自己面前。在明就多傑不共的金剛薩埵觀修中提到這種懺罪法。我們要以虔誠懺罪之心,向不動佛祈請,不動佛在我們頭頂上方、面前虛空中,全身藍色,手持定印,定印上捧著五股藍色金剛杵,穿著橘色法衣。為什麼噶瑪巴的法帽是深藍色的,因為不動佛是深藍色的。不動佛心間放出如月光般清涼的白色甘露,從我們頭頂流滿我們全身,剎那間消除我們一切罪障,淨除之後,我們身心就如水晶一般無垢清淨。我們就這樣觀想禪修五分鐘。

(敲木魚,請大眾出定,結束禪修)

唱頌道歌,《密勒日巴大師傳》P210〈緣起心要歌〉:

敬禮瑪爾巴大譯師,加持窮子得山居!

善良施主來供食,二利緣起成於斯。

人身難得卻易壞,養以食物始不衰;

芸芸物種遍大千,會合天公降時雨;

則能成就利生緣,緣起心要為佛法。

父母所生幻化身,會遇上師妙口訣,

則能成就法緣起,緣起心要為精進。

無人深山崖洞住,會和寂靜無言說,

則能達成一切事,緣起心要為空性。

密勒日巴之恆毅,會和眾生之信心,

則能成就利生業,緣起心要為慈悲。

崖居修行瑜伽士,會和淨信供養主,

行者施者俱成佛,緣起心要為迴向。

大恩上師之慈悲,會和弟子之苦行,

則成住持佛教因,緣起心要為持戒。

神速加持之灌頂,會和至心之祈禱,

則成速見本師因,緣起心要為吉祥。

聖不動自性金剛持,窮子苦樂尊師知!

(法王獨誦〈大祈願文〉、〈冥陽迴向文〉)

〈第三座法〉(下午1:30-3:00)

●《華嚴經》〈普賢行願品〉P194

●〈極樂淨土願文〉P233

〈第四座法〉(下午3:30-5:00)

●P499〈 直貢噶舉觀音願文〉

●P274〈無分別持教長壽願文〉

●〈長壽願文〉(中文版無)

●〈護法供儀〉(中文版無)

●P460〈雪域安樂願文〉

●P282〈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藥事〉

●P269《月藏經》

●P320〈成就實諦文〉

(迴向後,結束大祈願法會第三天四座法)

Once again students had the privilege of receiving Mahayana Sojong Vows directly from His Holiness the Gyalwang Karmapa, under the Bodhi Tree. In his reading of the Life of Milarepa, His Holiness reached the point where Milarepa was intentionally poisoned by a well-educated geshe who had become overwhelmed by jealousy and resentment towards Milarepa. Taking these events of Milarepa’s life as a departure point, His Holiness taught today on the danger of giving up the Dharma. Gyalwang Karmapa noted that the geshe in question had done extensive study of Dharma texts, but his actions reveal that he had completely abandoned the pure Dharma. His Holiness commented that giving up or abandoning the Dharma can also occur when we teach something that is not pure Dharma and present it as Dharma. Abandoning the Dharma does not only imply turning our backs entirely on all the Buddha’s teachings. It can also happen, His Holiness stressed, when we engage in sectarian partiality towards our own lineage or lama, and on that basis disparage other lineages or lamas.

When we accuse other lineages, lamas or philosophical systems of not teaching the pure Dharma, we are in grave danger of incurring the serious fault of abandoning the Dharma. Gyalwang Karmapa pointed out that giving up on the Dharma is considered a heavier negative deed even than killing one’s parents or an arhat, precisely because if we remain within the teachings of the pure Dharma, we have the chance to purify and correct all other faults.

As an antidote to counteract attitudes that veer towards abandoning the Dharma, His Holiness suggested that when we find another Dharma lineage or set of teachings, we may begin by noting that this particular presentation is not suited to us, at this moment. We should then make the aspiration that in the future we may become suitable to practice that Dharma, and moreover to be able to teach that Dharma to others. Gyalwang Karmapa noted that a diversity of presentations is required because of the diversity of people’s inclinations. Indeed, he urged his followers not to limit their study to their own lineage, but to study all other systems. Since bodhisattvas’ aim is to be able to benefit an infinite range of sentient beings with differing capacities and inclinations, we need to be conversant with a wide range of presentations of the Dharma, and other areas of study as well

When His Holiness revised the Kagyu Monlam prayer book in 2007, one of his express aims was to make it more inclusive of prayers from other lineages, reflecting his nonsectarian approach. This outlook was visible in action throughout His Holiness’ comments during this third day of the 27th Kagyu Monlam. As if to underscore his message, His Holiness selected an aspiration prayer composed by Lama Tsongkhapa, the founder of the Gelug order of Tibetan Buddhism, and offered commentary on that prayer during the morning se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