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新闻 | 2009年12月

第二十七屆噶舉大祈願法會〈第四天日誌〉: 痛苦即恩典,轉為修行之莊嚴

27th Kagyu Monlam: Day Four – Karmapa Teaches on How to Use Adverse Conditions for Spiritual Growth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金剛座 Under the Bodhi Tree, Bodhgaya
時間:2009年12月27日 December 27, 2009
中譯:堪布丹傑、乘宗法師
報導:黃靖雅
攝影:噶瑪善治、噶瑪諾布、班瑪歐色多傑

當有煩惱痛苦生起,要面對,不要逃避,就如切蔥,流淚還是要切下去…

〈第一座法〉(上午6:00-8:30)

(嘉察仁波切陞座主法,傳授「大乘還淨律儀」(「八關齋戒」)。

●梵文三常誦(三皈依)

●P35-59〈皈依發心〉

●P73〈佛說護國尊者請問大乘經〉

●P119〈大地妙莊嚴禮讚支〉

●P122〈世尊普賢禮讚祈願文〉

●P146-192〈懺悔支〉

 

〈第二座法〉(上午9:00-11:00)

(法王噶瑪巴陞座主法,並開示《密勒日巴大師傳》,今天從中文版P256說起)

今天說密勒日巴最後一項事業:示現涅槃。

密勒日巴大師傳:

尊者於是傳話給亭日雅龍各處的信士、施主,和其他各處從未見過他的人們,都來朝見。他的徒弟們原都在準備法會的。聽見這個消息,許多人都不相信,大家都來集會了。尊者就連續地向他們大眾說了許多天的法。詳盡地解說世俗諦的因果道理,和勝義諦的心要指示。他說法的時候,許多上根弟子都親眼看見無量佛菩薩在空中聽尊者說法。

有的人看見空中地上充滿了人與非人的聽眾都在歡喜的聽法。大家又都看見,天空中顯出五色的虹光、勝幢等各種彩雲遍滿了虛空;五色鮮花如雨一般的從天空中降下來,異香陣陣撲鼻;同時悅耳的音樂也從空中傳出來。

聽法的弟子中有人就請問尊者:「我們覺得天上、天下到處都有天人在聽法,眼前又親見這許多的稀有瑞兆,究竟是什麼緣故呢?」

尊者回答說:「天人和善神在空中聽我說法,供養我勝妙五欲。因為你們聽法的人都是瑜伽行者和有善根的信士,所以你們也心生歡喜,看見這許多的瑞兆。」

有的人則問道:「為什麼我們不能看見這些天人呢?」

尊者說:「天人裡面,有許多是登地的菩薩和得了不退轉位的,想要親見他們,一定要有天眼通,至低限度也需福慧二種資糧聚集得夠,煩惱所知二障的習氣不太深重才行。如果能夠見到佛菩薩,那麼其他的眷屬也就自然見到了。你們若要想見到佛菩薩,一定要懺罪集資,努力修行,將來一定可以見到最殊勝的佛陀:自心。」

尊者就為他們唱了一首「見佛歌」:——

敬禮大恩上師前,加持教法令增長;

神眾歡喜齊集會,聽我密勒說妙法。

十方虛空齊佈滿,俗世凡夫不能見;

五通不具何能見?我觀萬眾如在掌。

口傳上師大悲力,大眾齊見稀有兆;

虛空佈滿五色虹,天花馥郁如雨降;

異香芬芳天樂鳴。與會聽法之大眾,

皆生淨信歡喜心;此乃上師慈悲力,

悲憫加持而示現。依此無盡大悲力,

佛陀菩薩齊會集;若欲親見佛菩薩,

汝應諦聽我此歌。前生多造罪業故,

今世即愛造惡業;於諸善事全不喜,

雖老猶不思善行;此輩必受異熟果。

若問罪業如何懺,恆念善業罪清淨;

世上知惡作惡輩,忘淨羞恥與利益。

自身不知何處去,而欲教導他人者;

不但害己亦害彼。己若不願受苦惱,

何可損害及他人?上師佛陀諸尊前,

懺除過去所作罪;以後永遠不復作;

罪業即可速清淨。有罪之人多聰明,

全無定性喜散亂;心中若不常念法,

是為罪業未淨相!此應精勤求懺悔,

努力懺罪並集資;如是一心精進修,

非僅可見佛菩薩;一切佛中最勝佛,

自身如來亦得見。若見自心法身佛,

十方上下一切世,輪迴涅槃如遊戲;

一目瞭然若觀劇,更無修行可為矣!

尊者說完法,聽法的大眾中,上根的人都證悟了自心法身的道理;中根的人生起了樂、明、無念的殊勝覺受,趨入大道;所有與會的人都生起了大菩提心。

尊者說:「來聽這一次法會的僧、俗人、天大眾都曾在前生發了善願,所以現在大家能在此聚集,這是佛法因緣的集會。我這個老頭子,現在已經非常衰邁了,今生我們能否再見面,實在很難說。但是我向你們所說的法,都是真實不虛的,希望你們如法修持。在我的佛剎中,當我現身成佛的時候,你們將都是我說法第一會中的聞法第子,所以你們應該歡喜!」

雅龍地方的弟子們就問尊者囑咐的用意,是不是因為度生已畢要涅槃了?大家請求尊者如果真是就要涅槃,無論如何要在雅龍去涅槃,不然的話最少也要到雅龍去一次。他們哭哭啼啼的堅持著要求尊者到雅龍去;亭日曲巴和其他各地的人也都要求尊者到他們的地方去。

尊者說:「我這個老頭子不到雅龍去了,我在布林和曲巴住著等死好了。現在我們大家發一個善願吧:願將來都在空行淨土中相見。」

弟子們就說:「尊者倘使真不能去,那只好請尊者對所有從前到過的地方都發願加持,福祝吉祥;一切曾經見過尊者和聽過尊者說話的人,以及一切眾生,都要請尊者發願加持祝福吉祥。」

尊者說:「你們都具有這樣的信心,使我非常感動;我已本著善心早曾為你們說法,將來我自然更要為自、他一切眾生的快樂幸福發願。」

於是尊者就唱了一支「發願歌」:——

究竟大願眾生依,敬禮瑪爾巴譯師前;

聽法會中諸學子,汝等於我恩情重!

心生歡喜聽我歌,我亦有恩於汝等;

彼此有恩我師徒,願於淨土得相遇。

所有一切諸施主,願皆長壽具福德;

心意清淨無邪見,如法心願皆成就。

此地光大並吉祥,無病無災無戰爭;

年歲豐登人快樂,一切生活皆如法。

(至P262,念誦〈飲食供養文〉,大眾飲食義工所用奶茶與麵包,稍事休息後,再自其下說起,今日至P281止)

見我聞我說法者,思維我之傳記者;

聞我名號事業者,願皆相會淨土中。

於我事業與傳記,若有傚法力行者;

聽聞思問研究者,供養禮拜恭敬者;

持續我之宗風者,願皆會聚淨土中。

未來一切諸眾生,若有修行之志願;

以我苦行修持力,願無錯謬無障礙。

若有為法修苦行,當得無量之福德;

勸人修行或自修,皆獲無量大功德。

若有聞我傳記者,當獲無比大加持;

三門無量加持力,僅聞名號得解脫;

願依思念即滿願。我之國土及住處,

所有一切諸眾生;所往無處不安樂。

空等五大所偏處,我亦長久周遍住;

天龍八部與山神,不作絲毫之損惱。

心願如法得成就,乃至蟲蟻鳥獸等;

亦皆不墮於輪迴,願我皆得超度之。

聽法的大眾都非常歡喜,卻又不敢相信,想道:尊者大概不會涅槃罷!雅龍和布林的徒眾都到尊者面前請求加持及祝願。然後聽法大眾都各自回去。天上的虹彩等異徵,也慢慢的消失在虛空中了。

布林的人眾竭誠地懇請尊者的大弟子惹巴寂光等,請求尊者到毒龍頂窟茅蓬去居住,尊者就在那裡去住了些時,為布林村的施主們說法。一天,尊者告訴所有的徒眾說:「你們如果對於法上有什麼疑問,應該趕快問我,我快要走了。」於是徒眾們就預備了薈供輪,大家向尊者祈請問法,質疑口授。

最後智貢巴和薩問日巴二人啟稟尊者說道:「上師老人家啊!由您的話看起來,您很快就會涅槃了,我們簡直不能相信。請您長久住世,可以多作利生的事業啊!」

尊者說道:「我的世壽將要盡了,應該化度的眾生,也已經化度完了。凡物有生必有死,其實,生亦不過是死的表徵罷了!」

過了幾天,尊者果然現出生病的徵象,弟子雁總惹巴因為尊者生了病,就集合所有的施主及所有的徒弟前來,祈求上師、本尊空行護法、舉行薈供。同時對尊者說:「上師啊!您老人家是知道長壽法和藥物療治等法的,現在請您本著慈悲來用一下好嗎?」

尊者說道:「從根本上講起來,瑜伽行者是用不著修什麼法的!一切逆、順、境界莫不是道,病也可以,死也可以。尤其是我密勒日巴,把大恩上師瑪爾巴的法都已經修完了,現在用不著修法求神來幫忙;我可以將仇敵做為心愛的伴侶,還要修法求菩薩做什麼用?若說那些妖魔鬼怪呢,早經我降伏,都已變成守護佛教的護法了,所以唸咒降妖搖鈴打鼓這一套法更用不著。我已經轉五毒(『五毒』即貪、嗔、癡、慢、嫉五種煩惱;此五煩惱即是五智如來或五如來的自性。)成五智如來(『五智』是成所作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大圓鏡智、法界體性智。『五如來』是不動佛、寶生佛、阿彌陀佛、不空成就佛、大日如來佛。),還要醫藥六味何用?現在時間已到,生起次第的幻化佛身,法爾要趨入圓滿次第的光明法性中,這是無庸更改的!

「世上的人,由於從前所作惡業的果報,今生受生、老、病、死、等等的痛苦,雖然用醫藥來治療或是求佛修法,仍舊不能夠解除痛苦。無論國王有怎樣的權勢,勇士有怎樣的雄力,富豪有怎樣的資財,美人有怎樣的姿色,聰明人有怎樣的機智,和演說家有怎樣的辯才,他們都要終歸幻滅和死亡,這一切都不是用任何息、增、懷、誅的方便所能挽救的。你們如果怕痛苦,喜安樂,我有一個方法,可以使你們不受痛苦常享安樂。」

弟子們說:「那麼請上師告訴我們吧!」

尊者說:「輪迴的一切法,成者終將壞,聚者終將散,生者終將死,愛者終將離。能於此理有決定的覺悟,就應徹底放棄招致苦果的作業:不求財,不營利,依止一位條件具足的上師,依教修行無生法要。你們要知道修行無生空觀,是一切修行中最殊勝的。此外還有其他要緊的話,以後再對你們說。」

大弟子惹巴寂光和總惹巴兩人齊向尊者說道:「上師!您老人家如果身體健康,長久住世,不是可以多救度一些眾生嗎?您也許不受們的請求,住世百年;但是無論如何要請您修一修秘密真言乘的殊勝儀軌,服一點藥物,早一點恢復健康。」他們再三的這樣懇求。

尊者就說:「如果不是時節因緣已經到了,我原可以照你們二人的話去做。可是如果不是為了利他的緣故而求自己長壽,利用真言儀軌請佛菩薩降臨,就等    於把皇帝從王座上請下來當傭人使喚一樣,這是有罪的。所以你們不應該為了自己,為了此生,而修真言法。如果是為了利益眾生的緣故而修真言法,那自然是很好的。我為了一切眾生無人山中終生修習最了義的儀軌,所以我也再用不著修其他任何的儀軌了。我的心境已經達到了與法界體性一如,不可分離的境界,故不需要再修什麼住世法。

依著瑪爾巴上師的口訣良藥,把我的五毒完全拔除淨盡了,所以我更用不著任何醫藥。你們如果不能以逆緣為助道,則不能算是真正的學人。如果時節未到,遇見逆境,障礙菩提道,那麼服藥修法都是應該的。像這般除遣逆緣轉成助緣的時節,並非沒有。為了超度下根眾生的緣故,世尊釋迦牟尼也曾經受耆婆童子醫師診病服藥。但是時節因緣一到,佛陀自己也示現入了涅槃。現在呢,我的時節因緣已到,所以根本用不著服藥修法了。」

兩大弟子又請問道:「尊者一定要為著利他的緣故到他方世界去,那麼就請您告訴我們尊者身後和涅槃時供養的方法,怎樣料理遺體,怎樣做像建塔。此外,再請您告訴我們徒眾,如何以聞、思、修、而行道修習。」

尊者說:「我依著上師瑪爾巴的恩德,輪迴涅槃一切作業皆已淨盡。身口意三業在法性中解脫了的瑜伽行者,是不一定要留下屍體的;你們用不著造像,也用不著建塔。我沒有貪愛寺廟的執著,既沒有廟宇,就用不著囑咐什麼人來作住持。你們將高山雪山無人寂寞之處,當做自己的寺廟好了;在高山上你們為了悲憫六道眾生而修行,這就是四時最殊勝的造像;了達一切法本來清淨,即是修塔建幢;心口如一,從內心的深處發起祈禱就是最勝的供養。

「如果甘與煩惱及我執深重的人為伍,作損惱眾生的事情,那就是違背了學佛人應有的操守了。如果是為了降伏五毒和利益眾生,表面上好像是在作惡業,實際上卻是在行佛道,這是沒有關係的。

「僅是瞭解佛法而不實際修行,雖然多聞卻反成障礙;結果一定墮落在三惡道的深淵裡去。所以要思維人命無常,對自己所知道的善惡業努力警策與防護,即使絕命亦決不作惡事。簡單的說來,學佛人要對自己知恥,才能行道。你們這樣地去修行,可能與某一些宗旨乖謬的論典和書籍所說的話相違反;但是這樣做去,是與諸佛菩薩的本意相契合的。所有一切聞思的心要,略言之亦不過如是。我也以為這樣就足夠了。你們若能按照我的話去做,我也就心滿意足。你們對輪迴涅槃的一切作業,也可以達到究竟。否則以世俗的眼光和方式來滿足我的心願,是毫無利益的。

你們且聽我唱一首「如何有益歌」:

敬禮恩師瑪爾巴前,在此集會諸徒眾,

聽汝老父密勒歌,最後咐囑應諦聽!

依於上師瑪爾巴恩,瑜伽行者我密勒,

一切作業皆已畢。汝等後學諸徒眾,

應如我教而修行,十方諸佛皆歡喜,

我及諸佛歡喜故,自他事業皆成就;

違我所教諸行業,自他二利俱難成;

壞自他故我不喜。

若師不具淨傳承,求得灌頂有何用?

自心與法不相合,手持法典有何用?

若不捨棄世間法,依訣修觀有何用?

三業與法不相合,念誦儀軌有何用?

惡語利嘴不對治,修行忍辱有何用?

親仇愛怨不捨棄,縱行供養有何用?

自利之心若不除,徒行佈施有何用?

不識六道皆父母,寺廟雖佳有何用?

此心不生清淨見,修造佛塔有何用?

若難四時修瑜伽,造佛形像有何用?

心坎深處不祈禱,依時供養有何用?

心中若不化口訣,自討苦死有何用?

死時不生大信心,觀摩佛相有何用?

不生悲哀出離心,捨此棄彼有何用?

不修愛人逾愛己,口說慈悲有何用?

若不降伏煩惱因,承事供養有何用?

若不持續上師教,徒眾雖多有何用?

無用無益之作業,招損惱故應捨棄!

所作已作我密勒,於諸煩擾無聊事,

無須多作可休矣。

弟子們聽了尊者的歌唱,深為感動,大家都把這個訓示銘記在心。

大惡人的試探與懺悔

不久,尊者示現疾病沉重。那時,操普博士帶了很精美的酒肉假裝著要來供養尊者;來到尊者的面前,譏笑的說道:「唉!像尊者這樣的大成就者,是不應該害這樣重病的啊!你怎麼也會害起病來了呢?如果病能夠分給別人的話,你可以分給各大弟子;如果病可以轉送的話,就請你把病轉送給我吧!您現在是一籌莫展,怎樣了局呢?」

尊者安詳地微笑著說道:「我本來不必生這一場病的。目下不得不生病的原因,你應該很清楚吧!一般凡夫的生病原與瑜伽行者的生病性質不同,緣起亦不同。 我現在的病,實為佛法莊嚴之表現,讓我唱一首歌來給你聽:——

生死涅槃一切法,法界體性顯光明;

以大手印印一切,諸法無二等一味;

我知順逆皆法性,心無掛礙大自在。

魔病罪惡一切障,安住氣脈明點處,

為我修持作莊嚴,為我德行作莊嚴;

願大罪人罪清淨。此病原可作移轉,

而今可以不必矣。

操普博士心中想著:尊者似乎在懷疑著他,可是不敢決定。因為尊者說病可以轉移,這一點,是決定不可靠的,天下那裡有病可以移讓給人的事呢?於是他就說道:「我對於尊者的病因不很清楚。如果病由魔鬼附身而起,就應該修驅魔法;如果是由四大不調和而起,就應該調身服藥。如果病真的能夠轉移到別人身上來,就請尊者把病移到我身上好了。」

尊者說:「有一個大罪人,心中的魔鬼跑出來損傷我,使得我四大不調生了病。這場病你是無此能力把他除掉的。我這個病雖然可以移給你,只是恐怕你一刻都受不了,所以還是不移的好。」

操普心想:「這個傢伙根本不能把病讓給什麼人,所以故意說這些風涼話。非使他出醜不可!」於是就再三堅持請求尊者一定要把病轉讓給他。

尊者就說:「你既然這樣堅持請求,我就暫時把病移向對面那扇門上去。倘若移給你,你是受不住的!你看好了!」尊者就以神力把病苦移到對面那扇門上。門最初發生吱吱的響聲,似乎是要分裂的樣子,一會兒真的裂開來成為許多的碎片。再看尊者,果然現出無病健康的樣子來。

操普博士心裡想:「這根本就是障眼法的魔術!騙不了我。」就說道:「啊!這真是稀有啊!但是還是請尊者把病移給我好啦!」

尊者說:「你既然這樣苦苦的要求,我就把病的一半移給你好了。全部移給你,你決無力承受的!」尊者便把病苦移了一半給他。操普博士頓時痛得要昏了過去,顫抖都不可能,呼吸也出不來。差不多即要斷氣的時候,尊者就把移給他的病收回了一大部分,又問他道:「我才給了你一小半病,怎麼樣?受得住嗎?」

操普親自嘗試過一場劇痛之後,心裡生起了猛利的懺悔心。跪下來,頂戴尊足,滿面流淚的哭道:「尊者!尊者!聖人!聖人啊!我誠心的懺悔了!求您饒恕我啊。我把所有的家產一切都供養給尊者,我的罪業果報,請尊者想辦法啊!」操普哭得非常的傷心。

尊者看見他是真心懺悔,非常高興,就把他身上還剩下的一小部分病也收了回來,對他說道:「我從不要田宅財產,現在快要死了,更用不著這些了。你保留著好了。以後就是斷命也莫要再作惡事了。

你這一次所作罪業果報,我答應替你消除好了。」於是尊者就唱了一首歌:——

敬禮具相瑪爾巴師,五無間罪雖已作,

疾速懺悔得消除。依我善業與功德,

三世諸佛善願力,眾生罪業願除淨。

汝之一切大痛苦,我皆代受願清淨。

上師恩重如父母,毒害恩師實可憐;

此業所招異熟果,我願代受淨汝罪。

於一切時一切處,願離罪業之伴侶;

生生世世任何時,願常伴遇善知識。

不以惡業而聚財,亦不損惱任何人;

 

願盡法界眾有情,皆發慈悲菩提心。

操普聽了尊者的歌以後,非常感動歡喜,對尊者說道:「我從前作惡的原因,大半都是為了錢財,我現在也無需任何財產了。尊者自己雖然不要,但是尊者的弟子們修行總是需要資糧的,請您替他們收下了吧!」他雖然這樣請求,尊者還是沒有接受。

後來弟子們接受了,就把這筆財產作為集會供養之用。到了現在,曲巴地方還有這個集會供養。操普博士此後果然放棄他一生的貪戀,成為一個很好的修行人。

最後的囑咐

尊者對弟子們說:「我所以要住在這裡,就是要令這個大罪人真心懺悔從罪苦中解脫。如今此事已畢,我該要走了。本來大修行人在村鎮中圓寂,就如同皇帝在平民家中死去一樣,所以我要到曲巴去找死的地方了。」

弟子色問惹巴就說:「上師啊!您老人家這樣重的病,走去實在太辛苦了,我們去弄一個轎子來抬您走吧!」

尊者說:「我不一定真是在害病,我死也不是真的死,只是示現病相死相而已!用不著什麼轎子。年輕的徒弟們,你們先到曲巴去吧!」

等到年輕的弟子們走到了曲巴的時候,尊者早已在熾結崖洞等候他們了。許多年長的徒弟們說:「是我們伴隨著尊者一起來的。」另一個人說:「尊者在毒龍頂窟上害病休息。」曲巴村後到的施主們卻說:「我們看見尊者在著卡頂窟說法。」又有些施主則說:「是我們和尊者一同來的。」還有許多人卻都說:「我們各人在自己的家中都有一個尊者前來承受供養。」那些最先從曲巴來的人就說:「尊者先到曲巴去的!是我們侍候尊者一起來的!」於是後來的,看見尊者說法的,和承事供養尊者的,大家各執一詞,爭辯起來,不知誰是誰非。尊者聽了笑道:「你們都是對的,我之所以如此,不過是同你們開一開玩笑罷了!」

尊者在熾結窟示現病態。那時天空中出現了像說法時一樣的虹彩、花雨等瑞徵。於是大家就知道尊者真的要到他方世界去了。寂光惹巴雁總巴色問惹巴等第子就請問尊者說:「尊者涅槃以後,到那一個淨土中去?我們徒眾們應該向何處祈禱?」

尊者說:「你們隨便在什麼地方祈禱都是一樣。只要有信心,虔誠訴禱,我一定會在你們的面前的。你們祈求的事,我一定賜給。

「這一次,我要到東方現樂淨土去朝禮不動如來。我從前會提起過還有話對你們說,那就是我的遺囑。我密勒日巴死後,除去極少的幾件用品外,什麼財產也沒有。你們可將我的棉衣和手杖交給惹瓊巴,他很快就會回來的,告訴他這兩件東西與修氣功的緣起有關。在惹瓊巴沒有到之前,千萬莫要觸動我的屍體。

「這個主梅紀巴的帽子和沉香木杖,具有以善見善觀而弘揚佛法的緣起,付給衛巴頓巴。這個木碗寂光你拿去吧!這個靈蓋,雁總頓巴給你吧。打火石給色問惹巴。這雙骨頭匙子給熾貢惹巴。把這塊布墊子分成碎片,分給其他的弟子們,一人可以拿一片去。我這些東西並沒有什麼金錢的價值,送給你們的意義,主要的在顯示緣起而已!

「我最重要的遺囑與我密勒日巴多生來聚集的金子,都藏在這個灶頭底下。我死了以後,許多無識的弟子也許會因為我的後事而爭吵,那時你們可以把那遺囑打開來看。那裡而還有指示你們修行的辦法。

「又有某些只有少量福德的學佛人,為了今生的名聞恭敬,表面上東做佛事,西做功德;實際呢,他供施一百,心裡卻想收回一千。這些貪求果報而行佛事的世俗人,就等於把毒藥混在美味裡進食一樣。所以你們不應該為了今生的名聞恭敬而飲下這個『好名』的毒藥。那些表面上是佛法,而實質上是世法的事,你們都要徹底捨棄,一心精進,修行純淨的佛法才好。」

諸弟子又請問尊者說:「如果對於眾生有利益,我們是否可以行一點點世法?」

尊者說:「行世法的動機,如果絲毫也不是為了利已,那是可以行的。可是照這樣行,實在是太困難了。如果為了一己的貪慾而行利他,則自利尚不成,更談不到利他了。就像不會游水的人去游水,不但游水不成,反而為水所淹死一樣。所以在沒有證得實相空性以前,最好不要談利生的事業!已無修證,就要利生,等於瞎子引盲人,最後終究要墮入自私的深淵中去。

本來虛空無盡,眾生亦無盡,自己修行成就了以後,度生的機會實在太多了;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可以度化眾生。在未成就以前,你們應該以『清淨意』發『大悲心』,為利益一切眾生的緣故而勤求佛果。放棄衣食名利的思想,身耐勞苦,心負重荷,如是修行才是。這就是度眾生,也就是修行入道完成自他一切的究竟利益。

我有一歌,你們仔細聽著:——

敬禮瑪爾巴譯師前,凡欲學佛修行者,

若不依止具相師,雖有恭敬無加持。

甚深灌頂若不獲,執續部義徒自縛;

不以續部為依準,一切作儀成謬誤。

若不修觀深秘訣,捨世間法徒自苦;

不能降伏諸煩惱,巧舌如簧皆空語。

不明甚深方便道,雖常精進無利益。

不明玄奧三要點,雖勇猛修路遙遠;

不集廣大之福德,徒求自利輪迴因。

雖集福德不求法,勤修亦難成功德;

知足乃是無價寶,遠勝黃金千萬億。

身內安樂若不生,尋求外樂痛苦因;

愛名魔心若不除,終將自敗惹煩惱。

貪樂則為五毒惱,物慾終使慈悲離;

驕傲自慢是非因,獨居自無口舌災。

心離散亂修專住,寂處能邀勝伴來;

安守卑下得上位,緩行偏能成速達。

捨離諸事大事成,守甚深道道速成;

若證空性悲心生,悲心生處自他泯。

無自他故能利生,利他事成重見我;

由見我故成佛陀;我與佛陀暨佛子,

無差別觀應祈請。

尊者又繼續說道:「現在我不能再久住了,你們應該記住我的話,繼持我的宗風!」

說畢就入大定,示現圓寂。享壽84歲,於木鼠年(西元1135年)冬季末月十四日黎明,星光欲沒,朝陽正升之時,尊者之色身入法界體性,顯示涅槃之相。

法王開示:

操普博士給了毒藥,還去探病,後來生起懺悔之罪,最後尊者發願代他承受所有惡業,這就是殊勝的「自他交換」的心。所以我今天要說說這種「自他交換」的修心教法。我們在座有出家人,也有有著「修行人」名號的在家人,我們所做的一切修持,都是為了自己和他人脫離輪迴而做,為了自己和他人的解脫而努力去做,就是自利和他利,要無有疑慮、熱誠而做。具備這樣的心、行是最重要的,無論從南傳小乘到大乘,都是要這樣的發心和行持,否則只是口頭念念〈除遣障教礙〉、〈度母頌〉, 「嘟嚕嚕~嘟嚕嚕」這樣輕慢的念,有時連念聲音都念不準,這樣是沒有利益的。

還有,我們人身真的是很難得,但我們雖然得到了這樣的「暇滿人身」,卻常常浪費到最後一刻,到死亡前一刻還不知道,年輕精力旺盛的時刻都浪費了,很多人都這樣。我們親近上師、實修正法的難得機會得到了,卻隨便浪費掉,過輕慢的生活這是瘋了、神志不清才這樣做吧;今生不把握機會好好修持佛法,來生會不會得到善道都不知道。因此,要讓身口意專一、努力去修持,我們難得來到聖地,更應該從早到晚讓身心保持在修持的狀態。

二,我們有時想想這一生中,有快樂、有痛苦,對修學佛法者而言,不見得時時都是無病無災的好時光,不見得一直是順境,但因為我們過去的業力,一定會感受過去的苦報,甚至連登地的菩薩都有果報的示現,對我們凡夫更不用說了,一定會感受各種苦樂的果報。我們修持大乘佛法的人,痛苦時亦要很快樂,這是什麼意思呢?當心有特殊的痛苦生起,對這種痛苦的感受,要像密勒日巴一樣,將它轉換成一種修道上的莊嚴、變成一種自己的修持,這樣痛苦也會是我們得到快樂的緣。今生既已領受這種痛苦,發願來世不要再嘗受這種痛苦了,要思維痛苦都是三寶、佛陀給我們的恩典,因為我們經歷了痛苦,當心去經歷了種種痛苦,想到了佛說的教法,我們會生起一種感恩的心情。因為透過痛苦的經驗,因為佛陀所說的教法,而有了了解生命本質的機會,所以當有煩惱痛苦生起,真的要面對它,不要逃避它,就如切蹷,流淚還是要切下去,一定要面對痛苦,因為我們就在這痛苦的大海當中,逃也逃不開。

《中觀四百論》中提到,對一個大發心的人而言,不會受今生苦樂影響,所謂輪迴涅槃是無差別的,在輪迴大海中也能生起大樂,在痛苦中亦能快樂。大乘經典說,成佛要積聚三大阿僧紙劫的福德資糧,其實也沒這麼難,因為一個菩薩他做一切事,成佛不成佛,動機都是為了利益眾生,當下就在做,成佛不成佛,對他沒有差別,因為做的事都一樣,他都是在利眾生,就算是在輪迴中,也是真心歡喜的待在輪迴中。

寂天菩薩說:當你的心總是想著別人,即使你下地獄去救一個受無量苦的人,也會覺得心如天鵝悠游於蓮花池;如果不是利他的事,就算往成佛的道上去,也會覺得像到地獄。一個菩薩會祈願痛苦的輪迴大海能乾涸,要和眾生同甘,也要所有的眾生同樣止息痛苦。真正的菩薩完全放下自己,把我執當敵人,因為心量廣大,自己病了、死了也無所謂,也不會擔心別人的病到自己身上來。如果對此有所懷疑,就不算真正發起菩提心。我們不希望痛苦,眾生也不希望得到痛苦,自他的心是沒差別的,要讓它們合在一起,以此修持一切善法解脫法,這就是佛菩薩修持的方式。什麼才是「修心」、調伏自己的心?你可以看看自己,是否只關心自己是否離苦得樂、是否只在意今生的財富名聲?如果是,那你還未真正生起菩提心,所謂菩提心,是對親人、敵人、陌生人都沒有親疏之心,對財食的得失很自在,沒有太強貪執之心,對敵人長壽、富有也不生起嗔心惡念,不會覺「護法都跑到哪兒去了?怎麼這種大惡人都得到這種好東西?」這樣就是未修心。

所以一早起來,要想著一切眾生,包含你認不認識、喜不喜歡(要無一例外包括「每一個」眾生、所有生命,否則口頭念念「一切眾生」,都是空話而已),而發出希望眾生離開痛苦的悲心、得到快樂的慈心,這就是訓練自己的心。這一點非重要,所以尊者唱給操普博士的歌,我要再念一遍:

敬禮具相瑪爾巴師,五無間罪雖已作,

疾速懺悔得消除。依我善業與功德,

三世諸佛善願力,眾生罪業願除淨。

我們做了一些善業,迴向給眾生,得到了一個善果,以所生善再迴向無量眾生,又得到一個善果。以前在藏地,因為地處偏遠,大家都很封閉,沒什麼國際知識,聽都沒聽過世界上有歐洲、美洲,後來聽到也覺得像童話,聽到俄羅斯,還以為是傳說中的羅剎國,雖然藏民這麼封閉,但他們卻能像〈普賢行願品〉一樣發願:

乃至虛空世界盡,眾生及業煩惱盡,

如是一切無盡時,我願究竟恆無盡。

只要有天空的地方,就有眾生;

只要有眾生的地方,就有業和煩惱;

只要有煩惱的地方,就有我的慈悲和祈願。

你看藏民雖無國際觀,卻能對眾生生起廣大的慈悲菩提心。

(法王繼續上段念誦給操普博士之歌)

汝之一切大痛苦,我皆代受願清淨。

上師恩重如父母,毒害恩師實可憐;

此業所招異熟果,我願代受淨汝罪。

於一切時一切處,願離罪業之伴侶;

生生世世任何時,願常伴遇善知識。

不以惡業而聚財,亦不損惱任何人; 

願盡法界眾有情,皆發慈悲菩提心。

密勒日巴是這樣發菩提心,也請大家這樣來發心。

現在唱頌道歌:P207「滿意歌」(維那師帶領大眾唱藏文「滿意歌」──

敬禮三身上師前,加持窮子得山居;

既無親朋為掛念,亦無仇怨相牽纏;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親朋不顧我將老,弟妹莫認我死期;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我死悄悄無人知,我屍鳥鷲亦不見;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我屍一任蒼蠅食,我血一任蟲蛆飲;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洞內死屍無血痕,洞外杳然絕人跡;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我屍周圍無人繞,我死不聞人嚎哭;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我行何方無人問,我止我住無人知;

如是死於崖洞裡,無悔無恨心滿意。

無人寂靜崖洞處,窮人所發此死願;

為利一切有情眾,諸佛加庇使圓滿。

禪修:觀想悲心,化作觀世音

剛剛我們說到發菩提心和修心,所以我們今天禪修,就要這樣禪修。

首先要掌握身體的要點,身體坐直。觀想一切眾生,一切受苦的眾生,如一隻狗被車撞了,或想起自己曾看過的悲傷景像,感覺這種小小白色的光,越來越大,充滿此心,從心放出,從梵穴而放出,剎那間轉換成二臂觀音菩薩,右手持勝施印,左手持蓮花,綻開在臉旁,慈祥莊嚴,慈眼悲憫的看著一切眾生,給予眾生愛、慈悲與加持。要記得,這位觀音菩薩是從我們的悲心中所生起,所以,首先要生起大悲心,即使它起初只是如芝麻一樣大,要不斷擴大它、擴大它,直到它充滿整個心,從頂輪梵穴放出,化成觀世音菩薩,能以慈悲加持所有眾生。

(安住三分鐘)

法王獨頌〈 大祈願文〉前開示:我們念誦時要像密勒尊者一樣,要做廣大的發心,為何要受戒,藉由清淨身語意三門,而具足利益眾生的能力,要這樣發心。

(法王獨頌〈大祈願文〉,迴向後,結束第二座法)

〈第三座法〉(下午1:30-3:00)

(法王噶瑪巴陞座主法)

今天,要講解度母的佛行事業與功德,因為下午要念頌度母的偈文,所以現在要略為講解《救度佛母二十一種禮讚經》和〈度母讚文與利益〉。

首先,是頂禮二十一度母尊聖救度母,接下來二十一度母之功德、事業,一一解說如下:

一、速勇母:她代表「懷攝」的事業(註:息增懷誅之「懷」,即懷攝,懷柔而攝持);

二、百秋朗月母:她代表「寂靜」的功德,可以加持身體健康。

三、紫磨金色母:可加持行者依於六度如法而修持。

四、如來頂髻母:可加持行者「長壽」。

五、怛羅吽字母:可加持(息增懷誅)「懷」之事業增勝。

六、釋梵火天母:可加持淨除諸魔的干擾。

七、特囉胝發母:可加持免除他人對我們之傷害。

八、都哩大緊母:降伏內外一切怨敵之障礙。

九、三寶嚴印母:可加持增長威德。

十、威德歡悅母:可降伏魔障,增進世間威德。

十一、守護眾地母:降伏貪欲,令一切衰敗度脫。

十二、頂冠月相母:頂輪放光,帶來吉祥。

十三、如盡劫火母:清淨修道上的障礙。

十四、手按大地母:能加持降伏七種險難。

十五、安穩柔善母:降伏嚴重罪業、災害。

十六、普編極喜母:加持遠離惡咒、明咒之害。

十七、都哩巴度母:亦能清淨不好之咒語。

十八、薩囉天海母:能加持降伏自然界的饑饉。

十九、諸天集會母:能加持降伏口舌是非與惡夢。

二十、日月廣圓母:能加持清淨六種病害。

二十一、具三真實母:能加持避免鬼神、羅剎、夜叉之侵擾

度母可以淨除修行人生活上和修行上的兩種障疑,在密法修行上,度母也可以幫助密乘行者淨除外、內、密三種障礙。為了祈請上師長壽、佛行事業廣大,藏傳弟子們也會祈請度母。另外,為了傳承的波卡仁波切清淨無誤的轉世,能盡快回到我們之間,之前一切障礙能淨除,我們也要祈請度母,並發願迴向這件事盡快成辦,這是很重要的。還有,目前人在西藏的巴渥仁波切身體違和,現在正在住院,也要為他祈願。最後,迴向於這世間一切的不順、違緣,能轉為吉祥。

●P324《救度佛母二十一種禮讚經》

●P327〈度母讚文與利益〉第一次

(念誦〈飲食供養文〉後,飲用奶茶後,繼續念誦)

●P327〈度母讚文與利益〉九次(最後一次加頌P232「利益」)

●P335〈七救護祈請文〉

●P337〈綠度母讚.天人頌〉

●P346〈白度母讚〉

●P350〈妙音天女讚.加持靈光〉

(迴向,結束第三座法)

〈第四座法〉(上午3:30-5:0 0)

●P417〈達隆噶舉願文〉

●P423〈卓普零星寶願文〉

●P432〈威巴加惹願文〉

●P274〈無分別持教長壽願文〉

●〈長壽願文〉(中文版無)

●〈護法供儀〉(中文版無)

●P460〈雪域安樂願文〉

●P280〈最勝導師〉

●P269《月藏經》

●P320〈成就實諦文〉

(迴向後,結束大祈願法會第四天四座法)

As the 27th Kagyu Monlam reaches its half-way mark, thousands of disciples spent the day offering their voices, hearts and minds to generate vast aspirations for the well-being of the world. Along with those who traveled from over 52 countries to attend in person, many more have been able to participate this year from their homes, since this year’s Kagyu Monlam is being webcast live at kagyumonlam.tv with prayers and teachings transmitted in eight languages, including English, French, German, Polish and Russian.

Today Gyalwang Karmapa brought his reading of the life story of Milarepa to the moment of Milarepa’s passing into nirvana. He then gave advice on how to use adverse conditions for spiritual growth. Taking the example of a common situation faced by foreigners attending Monlam in Bodhgaya—physical ailments and sickness—His Holiness indicated several ways to make such problems fruitful for our Dharma practice. For one, we can use sickness to deepen our recognition of the teachings on death and impermanence. We can also reflect that by undergoing that particular form of suffering, we are experiencing the result of negative karma we created in a past life. We can consider that had we not faced it now, that Karma, in all likelihood, would have ripened in a much more painful form in a future life. Contemplating in this manner can even allow us to face painful situations with a sense of joy. As His Holiness noted in an earlier day’s teachings, our suffering is a potent means of deepening our renunciation.

Quoting a verse from Aryadeva’s Four Hundred Verses, His Holiness said that for bodhisattvas, there is not much difference between samsara, with its many problems, and nirvana, which is entirely free of problems. All the difficult situations that arise in samsara have a completely different meaning for those with bodhichitta, since the main aim of bodhisattvas is to work for the welfare of others. His Holiness observed that when some people hear that it took Buddha Shakyamuni three countless great eons to accumulate the merit needed to become enlightened, they feel this is too long to wait. But in fact, whether they have reached enlightenment or not, the principle aim of bodhisattvas is simply to benefit others, and so their orientation before and after enlightenment is the same. Bodhisattvas’ main goal is not to become enlightened; their main goal is to free others from suffering and bring them to happiness.

The third session was devoted to Tara, a female buddha who embodies enlightened action. His Holiness began the session with an explanation of the Praises to Twenty-One Taras, a prayer that he noted crosses all boundaries and is widely practiced in Tibet by members of all schools of Buddhism. Following that, His Holiness granted an audience to all the members of Friends of Kagyu Monlam, personally signing and offering each and every member a copy of the Medicine Buddha practice text in English, Chinese and Tibetan that was prepared especially for this year’s Monlam.

27th Kagyu Monlam: Day Four How to Use Adverse Conditions for Spiritual Grow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