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新闻 | 2009年12月

第二十七屆噶舉大祈願法會〈第五天日誌〉: 大悲心,菩薩的搖籃

27th Kagyu Monlam: Day Five – Karmapa Completes the Oral Transmission of Milarepa’s Biography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金剛座 Under the Bodhi Tree, Bodhgaya
時間:2009年12月28日 December 28, 2009
中譯:堪布丹傑、乘宗法師
報導:黃靖雅
攝影:噶瑪善治、噶瑪諾布、班瑪歐色多傑

点击图片切换大图/小图

如果「學一法,則佛陀一切法如在掌中」,那個法是什麼?

答案是:大悲心,不忍眾生苦的大悲心。

〈第一座法〉(上午6:00-8:30)

(嘉察仁波切陞座主法,傳授「大乘還淨律儀」(「八關齋戒」)。

●梵文三常誦(三皈依)

●P35-59〈皈依發心〉

●P73〈佛說護國尊者請問大乘經〉

●P127〈六嚴二勝讚文〉

●P146-192〈懺悔支〉

〈第二座法〉(上午9:00-11:00)

(舉行功德主向法王暨在座各大仁波切獻曼達供養儀式)

(法王噶瑪巴陞座主法,並開示《密勒日巴大師傳》,今天從中文版P281說起)

密勒日巴大師傳:示現涅槃,尊者最後的教導

接著昨天的主題,繼續說密勒日巴的故事:

這個時候,天人空行集會的勝相,較前更為廣大殊勝。空中出現廣大鮮明的虹彩,這虹彩清楚得好像手都可以摸得著一般。各種顏色交織在空中,虹彩的中間有八瓣蓮花的形象,蓮花的上面,有極美麗的壇城;世界上最好的畫家也畫不出這樣美麗的壇城來。尖端的五色彩雲,變成勝幢、纓絡、寶幡等無盡的形狀,各色各樣的花朵自天而降,紛落如雨。

彩雲繚繞在四周的山頂。寶塔狀的雲朵向曲巴的中心圍擁著。大家都聽見悅耳的天樂和讚語。異香流溢大地。世間的俗人也都能看見天人神像滿駐虛空,行廣大的供養。人們看見天神們赤身裸體亦不以為怪;天神們卻個個都怕嗅著人體的臭味,碰見了人常掩面而過。有的天神和人互相談話招呼。人人都看見這種種的稀有奇蹟。

雅龍的施主們,聽見尊者已入涅槃,都跑到曲巴來,對諸大弟子和曲巴的施主們陳述了很多的理由,要把尊者的遺體請到雅龍去埋葬,卻被尊者的大弟子們拒絕了。於是雅龍的施主們要求暫緩舉行大禮,給布林以及各地的信士們一個最後的機會,來瞻仰一次尊者的聖容。曲巴的施主們答應了這個要求。雅龍的人便回去緊急集議,結果帶了一群勇武有力的人來準備搶走尊者的遺體。

遂與曲巴施主雙方爭吵起來,騷亂得幾要動武。大弟子們看見這種情形,立刻對他們說道:「大家都是尊者的信徒!請不要爭吵。尊者既然在曲巴涅槃了,當然不合在雅龍舉行大禮,請你們在此地等著,大禮舉行完畢後,你們一定可以分到尊者的舍利和骨灰來供養的!」但是雅龍的人們仗著人多,不肯聽話,仍要準備硬搶。

忽然空中出現了一個天神,口中發出尊者的聲音,唱道:——

在此集會諸徒眾, 毋用爭辯聽我歌:

我乃尊者一學子, 專為排難解紛來。

密勒日巴聖者心, 已入無生法界性;

唯聖者心為真身, 除此更無他真身。

應身溶入法身時, 物所聚身復何用?

若於此義能通達, 寧因腐屍起爭紛!

可憐汝等盡愚癡, 為此朽屍作爭持;

鬥爭辯駁焉能決? 殷勤祈禱乃可得。

若能專心作祈禱, 無生法身縱難證;

亦為大悲宏願攝, 隨順不同之緣起,

變成無盡之化身, 定住尊者悲護中。

歌聲甫畢,空中天神像虹光一樣的消逝不見了。施主和徒眾們如同又見到尊者一樣,說不出的歡喜和高興,大家都不再爭吵了,就一心一意的祈禱。終於在不可思議的幻化中,除諸大弟子和曲巴施主們保有原有的遺體以外,雅龍地方的人民卻也得到了另一具尊者的遺體,他們就抬著這個遺體,到那其雪山的大鵬蛋窟的頂上舉行火葬。空中又出現了與前次涅槃量一樣的五色虹光、彩雲、天樂、異香、和其他種種的奇徵。

在曲巴這一邊,諸大弟子和施主們連續的至心祈禱了六天,尊者的面孔忽然容光煥發,年青得好像八歲小童一般的模樣。這時幾個大弟子就議論道:「惹瓊巴恐怕不會來了。如果我們再延遲的話。可能什麼都留不下來了。甚至一點供養的骨灰都拿不著了。我們還是趕快舉行火葬吧!」大家商量以後,就依次作最後一次的尊者的聖容瞻仰。同時把聖體移到熾結窟前面的法座崖上,並架起火葬的檯子,然後把聖體安放在台上,劃好壇城。雖然比不上天人的供養,卻把人間最好的供品陳列起來。在黎明之際,舉行了各種祈禱與儀式,大家就想舉行火葬。

但是無論如何,火總點不起來。在這當兒,天空中忽然出現一道虹彩,帶來了五個空行母,齊聲唱道:——

智慧拙火聖者火,瑜珈行者常修故;

何用世間業火薪?

即此肉身本法身,常修本尊佛陀故;

豈留肉身之腐屍?

本尊莊嚴之壇城,身中瑜珈早圓滿;

何用繪畫之壇城?

心氣不二拙火燈,盡未來際得長明;

何用汝等泥油燈?

勝妙受用五甘露,晝夜恆常享受故;

汝設食品為誰供?

身著持戒清淨衣,二障習氣鹹淨滌;

汝持淨瓶欲誰洗?

香雲華蓋虛空遍,壇城香溢妙莊嚴;

汝等世間愚癡輩,引火惹香欲何為!

四方空行啟妙聲,智慧佛母歌法音;

汝等世間愚癡輩,唱念儀軌欲誰聽!

恆沙持明皆圍繞,億萬勇父作祈禱;(持明——密乘的修地人統稱持明。這裡批像恆河中沙那麼多的密乘修行人。)

汝等世間愚癡輩,喋喋咻咻欲何為!

澈證真如實相士,遺體任意可處置;

人天福田共依處,何用爾等為守護!

上師尊前發宏誓,依誓行事免祈請;

尊者遺體如寶藏,勿勞守護任自然!

上師佛陀有密語,何用汝等饒舌為?

口訣秘密空行持,靜處獨坐閉關修。

終身勤修之傳記,違緣雖多得成就;

依徒稀有父傳訣,當得成就定無疑。

至尊密勒日巴傳,勿勞汝輩為宏傳;

是乃智慧空行歌,具大加持應雀躍。

密勒子傳承繼者,成就無量如大海,

善根弟子如群星。此方他方所有地,

人畜無病常吉祥。今日在此集會眾,

將不墜落諸惡趣;願證真如大壇城,

心境一如忘二執。尊者今日之涅槃,

具大義利應生信;依尊者教如法修,

速疾能得究竟樂。

於是雁總惹巴就說:「尊者的遺訓和幾位空行的歌詞,都教我們在惹瓊巴沒有到以前,不要觸動尊者的遺體。但是惹瓊巴到現在還不來,恐怕不久遺體要腐爛了,怎麼辦呢?」

寂光惹巴說:「從尊者和空行者的訓示,以及火燒不著遺體的種種因緣看來,惹瓊巴一定很快就回來的。我們還是懇切祈禱吧!」大家把聖體移回洞中,都又一致懇切的祈禱。

卻說,惹瓊巴那時正在若多寺修法。一天晚上的後半夜,在光明與睡眠混然一體的覺受中,他看見在曲巴地方,有一座水晶塔放出了周遍虛空的光明;無數空行擁著這個寶塔,迎請著向他方世界去了;地上到處都是自己的金剛兄弟和尊者的施主們。天神與空行的歌聲響遍了天空,到處都是不可思議的大供養雲。  

(法王念誦至此暫停,念〈飲食供養文〉,大眾飲食義工所供薑茶與麵包)  

若瓊巴就向寶塔頂禮,忽然間尊者的面龐從寶塔中現了出來,對惹瓊巴說道:「兒啊!雖然你沒有照我的話及時趕回來,但是如果我們父子能夠再見一面,我是非常快樂的。你我父子今後恐怕不能常常見面了,不要再失去這樣難得的機會,讓我們父子好好的談一次話吧!」說完了,尊者就把手放在惹瓊巴的頭上,滿面含笑的看著他。惹瓊巴心中又悲又喜,生起前所未有的信心和稀有難得的感覺。

惹瓊巴醒了以後,想起了尊者從前對他說過,要他在某時回去的話,心中大為驚惶道:「難道尊者涅槃了嗎?」頓時生起難以忍受的悲哀和猛利的信心。乃一心向尊者祈禱道:「上師啊!我沒有及時趕到,真是後悔喲!但是我馬上就要回來了!」正想間,空中出現了兩個少女,對他說道:「惹瓊巴!尊者要到淨土去了!你要不趕快走,恐怕今生再也看不見尊者了!快點走吧!」

惹瓊巴這時心中專念著上師,歸心似箭,立刻就起身回去。羅若多寺的鳥雀,這時正在吱吱的報曉。

惹瓊巴一心祈禱上師,一面運起氣功,如箭馳一樣的飛來。驢馬須走兩月的路程,半個早上就飛過了。到了亭日和布林交界的缽賽山頂時,天才大亮,太陽剛剛出來。他就坐下來,稍微休息了一下。抬頭一望,到處都是祥雲異彩;特別是尊者入寂的山頂上,有一個廣無邊際的大雲傘蓋,放出萬丈的光芒。無數天神、空行、正在以五欲供雲大興供養。有的天人在祈禱,有的在發願,有的在禮拜,有的在唱著讚美歌。惹瓊巴見了,心中又悲又喜,懷疑地向一個天神問道:「你們這樣供養禮拜,是為的什麼呀?」

天神答道:「你這個人難道耳聾了麼?眼瞎了麼?這樣人天興供的非常緣會,你都不知道嗎?這是密勒喜笑金剛大士到空行剎土中去,天人大眾對他都在供養祈禱,難道你不知道嗎?」

惹瓊巴聽了這個話以後,心如刀割,向尊者入寂的山窟處飛跑而來。跑到曲巴一處像寶塔形狀的平地時,像作夢一樣,看見尊者滿面含笑的向自己說道:「是不是我的兒子惹瓊巴來了啊!」

惹瓊巴一見,心中說不出來的歡喜,以為尊者並沒有涅槃,連忙上前頂禮尊足,祈禱問安。惹瓊巴又向尊者問了許多的問題,尊者都回答了。最後尊者對惹瓊巴說:「兒啊!我先走了,你隨後來吧!將來我會來接你的!不要忘記我的話呀!」說完,忽然一剎那間,尊者就不見了。

惹瓊巴心中七上八下地向曲巴趕來,到了尊者入滅的山窟前,看見徒眾施主們正在尊者的遺體旁邊悲哀祈禱環繞。有許多新來的徒弟們,他們從來沒有見過惹瓊巴,就阻擋住不要他進洞走近尊者的遺體。惹瓊巴心中說不出的哀痛,痛哭流淚,唱了一隻七支供養歌:——

「三世諸佛的悲心,十方眾生的依怙;

  我恩重的慈父上師啊!您那無緣大悲的心智中,難道聽不見徒兒的哭訴?

  你那無緣大悲的心智中,難道不悲憫您徒兒的痛苦?

  唉!我慈父的上師啊!」

停了一下,惹瓊巴又繼續唱道:

如今父子成死別,我心惻惻不勝悲;

為瞻尊者遺容故,無福弟子來朝謁。

大悲上師寧不見,慈父見兒寧不憫?

弟子三門敬禮讚,如教修持為供養;

罪業邪見我懺悔,所有善業皆隨喜。

請轉甚深妙法輪,哀求住世莫涅槃;

一切修行所作善,迴向能滿上師意。

願此迴向得圓滿,令我下劣惡根者,

得睹尊者之遺容。

昔為尊者之愛徒,如今不能見師顏;

雖無現前謁師福,願見上師之遺容。

由見尊者遺體故,願生親見之覺受;

修行二種次第時,願賜除障之口訣。

我此悲痛之祈請,尊者慈心寧不護?

不悲弟子復悲誰?願父無緣大悲鉤;

恆常鉤攝勿捨我,平等性中常憫我!

薄慧劣根惹瓊巴,慈父三世慧眼視;

五毒所惱惹瓊子,慈父五智慧眼視。

一切眾生祈勿捨,悲視汝子惹瓊巴。

惹瓊巴的歌聲剛一傳進洞去,尊者的遺容突然大發光彩,面貌如生。尊者的遺體忽然自己生起火來。寂光惹巴雁總頓巴和各大弟子施主們一聽見惹瓊巴的歌聲,都趕快出來迎接。但是惹瓊巴因為新來那些弟子不認識他,不要他進去,心中非常難過,所以沒有立時進去。等唱完了七支供養歌之後,才走進洞內。

因為惹瓊巴熱情和至誠的歌聲祈禱感動了尊者,雖然尊者已經趨入了光明法性的大涅槃,這時又從光明而起,坐了起來,對那些新來的徒眾們說道:「你們初修的徒眾啊!莫要這樣做!惹瓊巴是人中獅子,你們應該敬重他。」又對惹瓊說道:「兒啊!你不要這樣難過,到你父親的身旁來吧!」

大家見了這種奇蹟,都驚歎不已,心中生起無量的歡喜。

惹瓊巴馬上走到尊者遺體的前面,抱住尊者放聲痛哭。因為過度的悲傷,惹瓊巴竟暈倒在地上。等到他醒轉來的時候,看見徒眾施主們都環繞在祭壇的周圍,尊者的無垢金剛雙運身並沒有倒下,在八葉蓮花形的火炬中,安穩的坐著,尊者的身體就好像花瓣中的蕊一樣,坐在八瓣蓮花的熊熊火焰之中,右手持說法印下垂壓於火尖,左手托住面腮,作唱歌的姿態,對著惹瓊巴和眾弟子們說道「你們聽我這個老人的最後一個歌吧!」就在祭壇上唱了一首「六種心要歌」:——

我之愛子惹瓊巴,聽我遺囑最後歌:

   1.三界輪迴火海中,五蘊幻身是關鍵;
    貪著衣物事奔走,世事永無了結期;
    捨世法兮惹瓊巴!

   2.於此幻化身蘊中,無體自心是關鍵;
    此心若為身所使,法性實相永難證;
    善持自心兮惹瓊巴!

   3.心物取捨之微義,本來智慧是關鍵;
    追逐變化諸緣起,永難得證無生義;
    善觀無生兮惹瓊巴!

   4.此生他生之取捨,中陰心識是關健;
    常伴有身或無身,永難得證實相義;
    善觀實相兮惹瓊巴!

   5.六道迷亂無明城,罪障惡業如山聚;
    貪嗔煩惱不除滅,永難證入平等性;
    捨貪嗔兮惹瓊巴!

   6.萬千諸佛剎土中,諸佛善巧說似法;
    若依權巧相似理,永難解悟究竟義;
    捨權教兮惹瓊巴!

    上師本尊與空行,作一體觀而祈請;

    正見勝行與正修,三無差別而修行;

    此生來世與中陰,作一體修而熟念。

    我今傳汝最後訣,此為最後之遺言;

    捨此更無他心傳,依此修行是我子。

尊者說完最後的教訓,又趨入光明法性之中。尊者剛一圓寂,祭壇就放出光明,變成一個四方形的越量宮,種種光明傘蓋、彩霞、寶幢等豐盛的供養,無盡莊嚴。光明中又化現出無數的天女,在美妙的音樂中唱歌起舞。在祭壇上的虛空中,天子和天女捧著滿盛甘露的寶瓶為尊者供養。徒眾和施主們,有的看見祭壇中尊者是喜金剛,有的看見尊者是上樂金剛,或密集金剛,有的看見是金剛亥母,依各人的因緣根器不同,各各看見不同的佛身。

這時,遍滿虛空的無數空行,一齊同聲唱道:——

如寶至尊入滅時,人天大眾同此悲;

或乃痛哭淚如絲,或乃眩蹶不自持。

自生之火自燃燒,焰作八葉蓮花形;

具有七寶八吉祥,如意齋供萬千現。

琴瑟管弦諸樂具,演出無量眾妙音;

火中化出眾天女,陳獻廣大內外供。

妙香環繞氣氤氳,寶傘雨蓋與華鬘;

吉祥天女為獻供,奉骨歸去有淨身;

蘊身不留一微塵,上師遺骨稀有甚。

法身若與虛空等,悲願報身如法雲;

化身事業如花雨,無盡成熟諸有情。

法性空寂本無生,此中既無可生者;

空性亦離生滅相,生滅亦即是空性;

於此甚深「空有」義, 幸勿有疑生謬見。

 

空行們唱完了這只歌,時間已近黃昏,天漸漸地黑了,祭壇上的火也已熄滅。但是祭壇內外卻是一片透明的光。徒眾們覺得非常奇怪,向祭壇裡面看,原來在祭壇的中央,出現了一個光明的寶塔。寶塔的中央,有人看見上樂金剛,有人看見亥母或喜金剛,有人看見金剛鈴、杵、寶瓶、手印、身、口、意的種種字形。有人看見一片金色的光明,有人看見一片海水,或一團烈火,也有人什麼都看不見。

徒眾們於是打開祭壇的門,讓熱氣散發,以備第二天來取舍利子。

這時又出現了許多不可思議的異徵。當日晚上,大家都把頭朝著祭壇的門在地下睡著了。次日一早,惹瓊巴剛剛醒的時候,看見五部空行母們拿著纓絡骨飾眾寶莊嚴及種種五欲供養品,進入祭壇來行供養。一會見,看見五個主要的空行母,從祭壇中捧著一團光明的東西飛了出去。

惹瓊巴正看得出神,忽然想起,必是空行母們把尊者的骨灰舍利子拿走了,心中一急,連快趕出來,這時空行母們已經捧著舍利,騰在空中。惹瓊巴立刻回去把所有的師兄弟喊醒。大家打開祭壇的門,向裡面一看,連一顆舍利子都未留下!惹瓊巴悲痛憂傷萬分,就請求空行母慈悲分一點舍利子給人間的弟子們。

空行母說道:「你們這些大弟子們,已經得到了最殊勝的舍利,親見法身了,如果這個還嫌不夠,可以祈請尊者,尊者自然會給你們的。至於其他的人們,比起光明如日月的尊者來連螢火蟲還不如,這些人給他們舍利子作什麼?這些舍利子是屬於我們的。」說完就停住在空中不動。

徒眾們聽了空行母的話後,大家一想,這個話說得不錯,心生懊悔,殷切的祈禱道:

至尊依止上師時,敬信如教而行故;

獲致甚深了義訣,成就有緣令解脫;

願賜舍利作福田,一切眾生求憫憐。

至尊山窟獨居日,斷離貪著精進修;

現得神通大成就,名稱普耀於十方;

願賜舍利作福田,悲護所有見聞者。

至尊攝受弟子時,親疏普及無偏私;

神通智慧復何限,善巧慈悲利生衍;

願賜舍利作福田,悲憫有緣諸弟子。

至尊蒞止諸法會,廣大慈悲恩普蓋;

一切有緣令解脫,悲攝業重者為最;

願賜舍利作福田,悲攝我等諸矇昧!

至尊捨此幻身時,示證空行大成就;

化現象界成法身,一切空行尊為首;

願賜舍利作福田,與會弟子咸蒙悲。

大家這樣悲痛殷切的祈求以後,就看見空行母的手掌中放出五色毫光,尊者的舍利子大如鳥蛋,降落在祭壇上。弟子大眾看見舍利子降下來,都伸手想去拿,舍利子忽然又飛到空中,重新溶合到空行母掌中所發的毫光裡去了。忽然毫光又為兩道,一道變成為日月座墊的獅子座,另一道變成一座內外透明的琉璃寶塔,塔中放出紅、白、藍、黃、綠、五色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由一千零二尊佛四周圍繞著,中間端坐至尊密勒日巴。億萬空行海會雲集,供養讚歎,有兩個天女在塔的下面捧著寶塔。

尊者密勒日巴唱道:

徒子樂獲與寂光,雁頓總巴等弟子;

具足善根諸惹巴,誠心祈禱呼我名。

舍利本是福田因,為眾有情而施捨;

若由至誠祈禱力,能見三身三舍利;

則能不墮諸惡趣,若生信心當成佛。

法身明澈本一味,舍利乃是佛因依;

我與我所尚不得,何有彼境及彼住?

法爾真理雖如是,然爾至心所祈禱;

諸佛大悲定攝受,此是如來三昧耶。

上樂父母本尊佛,屍林骨飾為莊嚴;

壇城遍滿大虛空,勇父空行法雲繞;

圓滿受用智慧尊,灌頂當得速成就。

若能於彼勤懇禱,當得不思議加持;

此是空行三昧耶,法身事業能成辦。

萬千化身隨意觀,於比琉璃寶塔周;

顯教千佛作圍繞,密教本尊四部現。

現前降臨甚稀有,若得誠心作祈禱;

事業廣大自然成,此是護法三昧耶。

上師三身本無別,能現不思議神變;

小中能顯廣大境,如是神變甚希奇。

若能一心而懇請,當得殊勝大成就;

此是一切成就者,誓語金剛三昧耶。

若能善恃密宗戒,一切具誓賜成就;

若能獨自山中修,空行慈母常圍繞。

於法若無諂媚心,身當速得成就相;

內心若不貪慾樂,煩惱根本立時斷。

若不執我不執物,鬼魔障難即時除;

若不執著宗派見,一切見解自清淨。

若了生死本來空,一切修觀自清淨。

內心持戒若有恆,一切所行悉清淨。

若得上師之授記,一切誓戒皆清淨。

若能利益諸眾生,一切果利悉清淨。

師徒心意如合一,一切因緣悉清淨。

若見成就殊勝相,心境自然生淨信;

維護禁戒得暖相,汝等徒子應受持。

尊者說完了,空行母捧著寶塔,便準備迎請尊者到空行剎土中去。這時寂光惹巴心中想道:「我應該為人間眾生福田計,懇求空行母賜下這個寶塔,作為人間弟子供養之用。」就哀痛迫切的祈禱道:

上師慈父應化身,圓滿受用瑜珈士;

法性無生普遍滿,祈請至上法身前!

空行手中之寶塔,懇祈賜予我徒眾。

若欲朝觀獲加恃,禮拜師尊即成辦;

無價之寶瑜珈士,祈請究竟清淨者;

空行手中之寶塔,懇祈賜予我徒眾。

供養承事師尊時,即能回憶上師教;

普利一切瑜珈士,具大悲者我祈請;

空行手中之寶塔,懇祈賜我徒眾輩。

至尊捨棄世法時,一如明王大仙人;

堅不動搖瑜珈士,祈請雄殿大勇者;

空行手中之寶塔,懇祈賜我徒眾輩。

依師口訣修觀時,猶如猛虎食人肉。

無有疑義瑜珈士,祈請雄毅大勇者;

空行手中之寶塔,懇祈賜我徒眾輩。

無人崖洞獨居時,一似鐵製無縫石;

無有轉變瑜珈士,聖心不動我祈請;

空行手中之寶塔,懇祈賜我徒眾輩。

至尊顯現神變時,猶如獅子龍象舞;

無所恐怖瑜珈士,離諸畏懼我祈請;

空行手中之寶塔,懇祈賜我徒眾輩。

覺受暖相生起時,猶如十五月正明;

偏滿世界瑜珈士,無偏袒愛我祈請;

空行手中之寶塔,懇祈賜我徒眾輩。

至尊遇有財物時,棄如水銀之瀉地;

不染濁氣瑜珈士,離過失者我祈請;

空行手中之寶塔,懇祈賜我徒眾輩。

至尊蒞止法會時,有如太陽照大地;

世間黑暗頓時消,具悲智者我祈請;

空行手中之寶塔,懇祈賜我徒眾輩。

師往空行剎土時,如妙寶瓶賜成就;

隨願成辦瑜珈士,大稀有者我祈請;

空行手中之寶塔,懇祈賜我徒眾輩。

師以神通授記時,視未來事如掌物;

略無謬誤瑜珈士,具三世智我祈請;

空行手中之寶塔,懇祈賜予我徒眾。

至尊賜我成就時,有如父傳寶與子;

永無二語瑜珈士,具大悲者我祈請;

空行手中之寶塔,懇請賜予我徒眾。

寂光惹巴祈請之後,寶塔中的尊者就回答寂光的祈禱,唱了一首「辨了不了義歌」:

噫嘻善根具信人,至心悲切禱告誠;

稀有惹巴我徒子,聽我密勒為汝歌:

我之法身遍一切,空性本離得與失;

色身趨入法性故,出生世俗之舍利。

獨一舍利放光芒,為諸眾生集資糧;

往生淨土所依故,五部空行為守護;

天人神眾為供養,若留人間終毀滅。

汝等善根諸弟子,證得自心法身後;

已具最勝之舍利,修行道上多慎思,

何用世俗舍利為?執著相似即違道,

切記斯語勿忘之。

依止汝父具相師,與依具足福德者;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心性顯現本來空,著意修成無念境;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修觀本來現成性,較之修定習等持;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法爾任運之顯現,千奇百境妄心見;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無染心性自顯現,修善作福取捨心;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緣起事上顯成就,紛擾福德之作業;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慈母空行之授記,以及魔鬼之招使;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無垢法身之舍利,以及物質舍利子;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法性化現之花朵,欲界天人所降花;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佛陀示現之寶塔,魔鬼化身之窣波;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顯有光明示彩暈,四大緣起所生虹;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往劫因緣所生信,遇緣臨時之信心;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內心深處之信心,責任羞愧所生信;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至誠真實之修觀,取悅上師之修行;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所求立賜於掌中,口頭允許如空風;

表面相似實不同,二者差別應當知。

空行慈母之寶塔,即是三世諸佛剎;

勇父空行之宮殿,至尊上師之修室。

我在東方現喜剎,無量空行圍繞處;

上樂金剛薄伽梵,大悲觀音與度母;

無量佛陀菩薩眾,諸聖大士所游止。

汝等若能一心求,默然飲泣而祈禱;

毫無虛飾勸禮拜,投擲銳利智慧花。

甘露洗滌菩提心,無轉信心善守護;

不二智慧得灌頂,是為成就之初徵。

歌聲一住,空行母捧住寶塔,飛到諸大弟子的頂上,寶塔忽然放出許多道毫光,每一個弟子的頭頂上也都有一道光照射出來。大家都看見寶塔中央的尊者騰入空中,變成喜金剛,上樂金剛,密集金剛,至尊母壇城,無量佛陀,為空行母所圍繞。最後諸佛菩薩皆化成光明,溶入尊者的心間。在天樂齊鳴中,尊者被迎請到東方現樂剎土中去了。

有的徒弟看見尊者報身莊嚴,坐獅子座,四部空行捧送,金剛亥母導引,於不可思議天樂供養雲中,往東方現喜剎土中飛去。

諸大弟子看見尊者已經悄然飛去,無法取得舍利供養,於是大家都嚎啕大哭,悲哀祈禱。忽然聽見空中尊者的聲音說道:「徒兒們啊!你們用不著這樣的悲傷,在崖石的下面找到四個字的銘訓(書中未提四字為何)。以後,你們就會發現供物的。」於是大家就在崖石的周轉四處找尋,果然發見了銘訓。這個崖石,現在曲巴寺還可以見到。

諸弟子看見尊者已經到他方世界去了,心中雖然十分悲傷,但是都知道將來一定可以往生尊者的淨土,同時也明白尊者的一切示現,都是為了佛法和眾生的原故。大家都抱著獻身二利事業的決心,來看尊者的遺囑和灶下面的金子究竟是怎麼回事。

大家雖然知道尊者決不會埋藏什麼金子,但是為了遵守他的遺訓,大家都到灶下面去看個究竟。果然在灶下發現有一塊棉布,裡面包著一把小刀,小刀的刀口還很銳利。刀柄上並且繫有一個椎子,此外還有一小塊糖,和磨刀石一同包著在布裡。他們仔細一看在刀上面還刻有幾行小字:

「用這把刀,切這塊糖及割這塊布,它們永遠都不會切完的。你們就這樣把糖和布切了分給所有的人;凡是吃了這個糖,或分到這塊布的人,便不會墮入三惡道了。密勒日巴的三昧食和衣服,是上師和諸佛都加持過了的。 若有眾生,聽見我的名號,生一念信心,在七生之中,也決不會墮入惡趣,並能憶念七生之事。此是諸佛菩薩之授記。如果有人說密勒日巴有金子,那人就應該吃糞。」

諸弟子們在極端悲傷中看到了這個遺囑的最後一句,實在忍不住大笑起來,他們皆大歡喜。又繼續的念最後一段話!那是一首歌詞:——

此乃行者三昧食,具二成就大悲食;

若有幸運嘗此者,必不墮入惡鬼趣。

此布拙火智慧衣,若有幸運佩帶者,

必不墮入苦地獄。一切得我加持者,

必能不墮三惡趣。一切有我法緣者,

永不墮入三惡道;漸次必能成佛陀。

若用聞我名號者,生一念信諸眾生,

能憶過去七生事。密勒日巴大丈夫,

已轉三界為黃金;黃金珠寶何用為?

我徒遵行我訓示,現前以及究竟利;

凡有所求皆成就。

於是大家就用刀來切糖,的確無論切多少次那塊糖還是切不完。布也是一樣,割了許多次,原來的一塊布絲毫也不減少。這樣無窮盡的切去,大家都分到了布和糖。許多患病的人,吃了糖以後病立刻就好了。下根煩惱重的人,吃了糖之後,慢慢地智慧增長,慈悲也增多了。

在舉行葬禮薈供的時候,天上降下五色的鮮花。這些花降下來的時候,大半皆在離人頂不高的地方就融化不見了。有的花落到地上的,拾起來看,卻跟蜜蜂翅膀一樣的細薄,美麗異常。

在曲巴村一帶,降下來的天花遍滿大地,堆到足膝一樣的;其他附近的地方,花朵也如下雪一樣,降下了很多。等薈供儀式完畢後,各種異徵奇彩就慢慢的消失了。

以後許多年當中,每逢紀念尊者的日子,天空中就現出長虹,降落花雨,鳴奏天樂,飄散異香,生出種種的奇蹟來;同時地上也長出許多不同的奇花,年歲豐稔,人無災病,也沒有戰禍。這種種奇蹟,說也說不完。

尊者涅槃之後,他的那些已登不退轉地(不退轉地——即登八地以上聖者流的菩薩,已得永不退轉,不為煩惱業力所使,能破一切障難,直趨菩提。)以上的大弟子們,為了要使密勒日巴大師的事跡和教訓永留人間,普利一切有情,令所有見聞者皆發大菩提心,趨向佛道究竟正覺,特將尊者一生事跡和法語,記錄下來,並廣為流布,希望一切恆沙世界的眾生,早日脫離生死苦海,超登無住涅槃彼岸。

尊者每次要遇見他的徒弟的時候,多是先由空行母事前授記。譬如他遇見寂光的時候,事前就在夢中授記。

尊者有兩大弟子,一個是如日輪一樣的仰妹達波岡波巴,一個是如月輪一樣的貢通惹瓊巴;另外有如明星一樣的雁總頓巴菩提勝王,寂王惹巴,色問惹巴,喜惹巴,熾貢惹巴,佛護惹巴,一共八個如星的弟子。又有現貢惹巴,領貢惹巴,妹貢惹巴,咱舖惹巴,卡瓊惹巴,若瓊惹巴,倒貢惹巴金剛自在,覺貢惹巴打馬綱,覺巴甲普,領各下惹哇,羅頓格頓,覺頓釋迦古那,則頓札喜巴等十三個親近的弟子。

心子岡波巴及最後五個親近弟子都是出家比丘。大女弟子有雅龍的薩來娥,錯思的惹瓊瑪,寶地的罷打瑪,和尊者的妹妹琵達四大弟子。其他還有二十五個得究竟成就的女弟子,結波惹巴等如星(此處所謂「如星」乃指低於日、月,所謂如日,如月,如星也。)弟子;得見實相自心本來面目,得不還轉地者,為數一百。得殊勝覺受暖相增長之弟子108。捨棄世法,一心修行,與道相應之弟子,為數一千。結得佛法之善緣,永離惡趣之弟子,不可數計。

非人弟子,有長壽王空行母及領離普生瑪等善神無量無邊。於是,人間的弟子們,在尊者涅槃眾會完畢之後,都依著他的教訓,到各處深山寂靜之處,終生從事修行。

惹瓊巴拿著尊者賜給岡波巴的東西,到衛地去找岡波巴大師。岡波巴雖然遲了沒有趕上尊者的涅槃勝會,但是上師的加持正使他也向曲巴行來,因此在半途中他們兩就互相見到了。惹瓊巴就把梅紀巴的帽子和阿嘎惹手杖交給岡波巴,又將尊者入滅的經過告訴了他。岡波巴一聽,悲傷得昏了過去。醒來以後,唱了許多祈請上師的歌。這些歌詞,都存在岡波巴大師的傳記中。

岡波巴就迎請惹瓊巴到他的廟中去。同時惹瓊巴把上樂耳傳的教授,全部都傳給了岡波巴。

惹瓊巴隨即就又回到羅若多寺去修行。最後,他即以肉身飛到空行剎土中去了。

寂光、喜惹巴、惹瓊瑪、薩來娥等弟子也都身飛入空行剎土。至於其他的弟子,也都於圓寂時,往生空行剎土。那些把自己肉身飛入空行剎土的固然稀有難得,就是臨終往生的弟子們,也有種種的神異,留下許多舍利子,為佛法和眾生作了廣大的利益。

以上就是至喜笑金剛密勒日巴從最初作世間法到最後入涅槃,一生一世成就無上正覺的傳記。

願此有殊勝的傳記,能感化一切有情,趨向佛道,成就自利利他的究竟事業。

至尊密勒日巴傳,放出無量大光明;

顯示無上諸佛法,圓成眾生一切願;

人間供養此最勝。一聽誦讀尊者傳,

信心恭敬自然生;並發堅決出離心,

能斷煩惱與罪障。我願此傳廣流傳,

普及一切四天下;感應默化弘正教,

莊嚴佛法及道場。

為撰此《至尊密勒日巴傳》,余曾搜羅有關尊者各種傳記,悉心考校並請諸不共弟子們口述尊者事跡,親為記錄,最後擇要去繁,編成此傳。

遊行屍林骨飾莊嚴瑜珈者,木星年,秋月初八日,於諸空行母會聚雪山勝地,圓滿完成此書。願以此功德,於輪迴未空之際,普利一切眾生,增長一切佛法!吉祥,如願成就。

法王開示:七重因果教授,層層轉進生起菩提心

今天我們講完了「密勒日巴大師傳」,我們連續講了四年,在今年第27屆圓滿講完,密勒日巴是雪域西藏最殊勝的瑜伽行者,我們不要再執著此生事情,像尊者一樣,一生精進實修,我們如果能效法尊者的精神修持,這樣閱讀尊者傳記才有意義。

我是從誰那裡得到尊者傳記口傳呢?是從札西穹的康珠仁波切得到這個灌頂、口傳,而康珠仁波切是從尼泊爾心達仁波切那裡得到口傳和講解,今天仁波切寺院的阿尼也來到祈願法會現場,是很好的緣起,心達仁波切已經圓寂,但他口傳的甘露能如此留下,這是很有意義的。明天早上會給一個使心續成熟的「密勒日巴」灌頂。

明天晚上做完四加行的人,在德噶寺大殿舉行「密勒日巴」薈供。今天開始登記,什麼叫做做完「四加行」。? 這裡有以下幾個定義:

一,做完傳統岡倉噶舉傳承四不共加行各十萬遍,也就是傳統四十萬遍四加行,就可以登記;

二,第一世蔣貢仁波切蔣貢羅卓泰耶一個四加行的儀軌叫「庫剎里」,這是藏地一個傳統,跟四加行結下法緣,如果你在一個月內修完,每七天修一個加行,一個月內圓滿四個加行,不算次數,但專一精進來修,也是可以的。

三,另外,明就仁波切也有類似的做法,就是要求弟子四個加行做完各一萬次,這也是「跟四加行法結緣」的方式,也是可以。但要知道,這不是傳統四加行。

但這些可不能騙人,在佛法聚會中,騙人可是不行的,絕對不可以說妄語,這點要切記。

「密勒日巴大師傳」中說,尊者在布仁地方修禪定的禪修布,也是經諸佛菩薩加持,得到這塊布,可以生起煖熱的覺受、不墮入惡道,如果做完四加行或蔣貢仁波切的「庫剎里」儀軌的人,明天薈供會送給大家這樣一塊小布。這是當年岡波巴給四大八小之一的達馬旺秋,而岡波巴又是惹瓊巴給的,明天給參加薈供的人,代表一種殊勝的緣起。就像傳記所說,只要聽聞密勒日巴的名稱,就可以七世不墮入惡道,希望大家都生起精進的心,來修持四加行。希望大家依實修傳統,鼓勵好好實修,所以有薈供,送大家一些東西 

現在唱道歌,P294〈六種心要歌〉(維那師帶領大眾唱頌藏文版〈六種心要歌〉):

我之愛子惹瓊巴,聽我遺囑最後歌:

   1.三界輪迴火海中,五蘊幻身是關鍵;
    貪著衣物事奔走,世事永無了結期;
    捨世法兮惹瓊巴!

   2.於此幻化身蘊中,無體自心是關鍵;
    此心若為身所使,法性實相永難證;
    善持自心兮惹瓊巴!

   3.心物取捨之微義,本來智慧是關鍵;
    追逐變化諸緣起,永難得證無生義;
    善觀無生兮惹瓊巴!

   4.此生他生之取捨,中陰心識是關健;
    常伴有身或無身,永難得證實相義;
    善觀實相兮惹瓊巴!

   5.六道迷亂無明城,罪障惡業如山聚;
    貪嗔煩惱不除滅,永難證入平等性;
    捨貪嗔兮惹瓊巴!

   6.萬千諸佛剎土中,諸佛善巧說似法;
    若依權巧相似理,永難解悟究竟義;
    捨權教兮惹瓊巴!

    上師本尊與空行,作一體觀而祈請;

    正見勝行與正修,三無差別而修行;

    此生來世與中陰,作一體修而熟念。

    我今傳汝最後訣,此為最後之遺言;

    捨此更無他心傳,依此修行是我子。

我們看到尊者一生都在清淨處實修,樹立大法幢,以此為示範而利益無量眾生。尊者道歌中有一句話說,要見修行合一的修持,三者不可分,見和修是內在的功力德,外在可見的是行持,也是不害眾生,從根本上不害他人,包括身語兩種,還有從基本的心上不害眾生,同意還有心意上的惡念,是惡的根本,都要斷除。在這之上,還要有大乘的發心,就是要具備利他之心,並生起菩提心。

關於菩提心的教法很多,今天我要簡略講講「七種因果教授」,就是知母、念恩、報恩、悅意慈、大悲心、增上意樂、菩提心,每一層都有因果關係,前者是後者之因,層層轉進,最後生起菩提心:

一,知母:

要知道一切眾生都曾做過我們母親,這從經教和推理都可以得知──

1. 從經論上得知:《無盡輪迴經》中提到,如有一人,以盡大地所有土揉成無數小糰,其計猶可數;但一眾生做過我們母親的次數,卻難以計數。只是我們投生之後,卻遺忘了過去的父母親。

《龍樹親友書》也提到同樣的話。有位阿羅漢托缽時看見,有一個人正在吃著過去的父親的肉,母親今生變成了一隻狗,正在等著吃他手中的肉,他還打了那隻母親投生的狗,而他懷中正抱著前生的敵人,輪迴是多可怕呀。

2. 從邏輯分析得知:如果沒有輪迴,為什麼有很多孩子有前世記憶。這世界上,有很多人記得前世,過去世的父母、住的地方、用的東西、朋友,都能清楚記得。透過很多這樣的實例,令人很難不相信輪迴。

《釋量論》說,一個剛出生的孩子,他一定有他前一刻心續的延續,那就一定有前世。我們也可以透過意念,來了知有輪迴,譬如小孩子一出生即知道找母親的奶,一定是過去生的習氣。這在大乘經典和事部續典中都提到,甚至下士道行者也要相信輪迴,因為害怕輪迴而生起出離心,而想要解脫。

過去的人,光是相信就好了,大家就是相信佛陀的話;但現在科學發達,大家都要找證據,我們更要透過邏輯分析、推理或實際的觀察,證明有輪迴。

二,念恩:

無數的眾生,在無盡的過去生,都做過我無數次的母親,而在做我們母親的時候,對我們都具備了大恩。有哪些大恩?岡波巴大師《解脫莊嚴寶論》中也提到,母親給予我們養育、衣食等之恩。至少有如下各種恩德:

1. 生之恩:賜給我們生命,從父精母血一點一點地生成我們;

2. 養之恩:父母辛勤工作,不吃不喝,吃盡苦頭照顧我們;為了孩子,甚至甘願造惡或捨命。 

3. 護佑之恩:保護我們不受傷害的恩德;

4. 教育之恩:告訴我們世間知識的恩德;我們一出生只知道要哭和吃東西,一切世間知識,都是父母點點滴滴教會我們的。

《現觀莊嚴論》中提到,有各種不同的母親,有生我們、養我們和圓滿我們心願的各種母親。現在的眾生,都是「圓滿我們心願」的母親,譬如我們手上拿的書,都是許多有情眾生一起合作給予的,而這些眾生也要吃飯穿衣,也是更多眾生給的──這樣想,眾生真的都是我們的「滿願母親」。

三,報恩:

經典中說,一個人不忘恩德,對即使是提供一餐飯、點滴之恩也不忘,才算好人。經典也說,如果對曾做為我們父母的眾生,在輪迴中受苦,毫不在乎,只想到自己解脫,這真不知羞恥呀。所以報恩是很重要的,我們在知母、念恩之後,還要報恩。

四,悅意慈:

這是希望眾生得到快樂的心,我們在知母、念恩、想報恩之後,很自然都會希望眾生得到喜樂。慈心具有很大的功德,佛陀成道時,也是以大慈心降伏魔眾,以大慈悲之力,讓魔眾的箭戟都化作花雨。我們也要學習佛陀的慈心。

五,大悲心:

大悲心,是一種不忍眾生苦,而想拔除眾苦的發心和行持,就如密勒日巴大師說,禪修越深時,大悲心亦越強。有些藏人天氣熱時念著「慈悲呀慈悲」「不忍眾生苦呀」,但一有蟲從眼前飛過,卻一下「啪」用力打下去,口說慈悲卻容不得小蟲從眼前飛過,這樣是沒意義的。我們要從今生的父母做起。但有些西方人和父母關係不好,實在很難對父母生起慈悲,說:「我對敵人可以,但對父母不行。」但人的心是可以訓練和改變的,如果你對父母沒感覺,你也可以從今生其他對你有大恩的人觀修起。

有一位噶當派修行人,是從「姑姑」修起,因為他從小父母不在,是姑姑照顧他,要觀想「眾生如父母」,觀不起來,就先觀修姑姑的大恩,再推而廣之,觀想「我應該像孝順姑姑一樣尊敬一切眾生」這樣生起慈悲心,這樣也是可以的。

大悲心是一切功德的基礎,所有的菩薩能成佛,也是因為大悲心,就是因為一念大悲心,不忍眾生的苦,就算只是為了一個眾生,也願意長時間待在地獄,就是因為大悲心。也正是因為大悲心,而想成佛,因為想幫助眾生遠離痛苦。真正發菩提心,要以大悲心為基礎,有個經典說:如果「學一法,即佛陀一切法如在掌中」,那個法是什麼?答案是:大悲心,就是不忍眾生苦的大悲心。

六,增上意樂:就是承擔的心。就是把大悲心化作實際行動,為了救度眾生遠離痛苦,而願意「我來做」,我來承擔眾生的業力,眾生的苦。

七,菩提心:

這是希望眾生能成就圓滿佛果的心,如果有菩提心,就得了「菩薩」之名。

不只是大乘行者,金剛乘行者修持一切密法,也都需要菩提心,這是金剛乘教法的心髓。在今天地球的環境惡化、氣候災變的狀況,大自然界居住各種有情眾生,正面臨著生存的危機;而人類也飽受戰爭、疾病、仇恨各種的苦,在這個缺乏愛的世界,我們要穿起大悲的盔甲,而利益眾生。有人會想,眾生的數量那麼,我一個人的力量那麼小、一個人的愛,會有什麼用呢?但身為佛弟子,總要往光明面想,你從光明面想,把每個眾生都當成我們的母親;如果你往黑暗面想,就會想像「所有眾生都當過我敵人」,那只會生起嗔恨,有什麼利益?世間的喜樂吉祥,都是從自己做起,要生起這種強烈的發心,才不浪費難得人身,否則真的很可惜。

禪修:觀想有情生世為父母,為令離苦得樂而禪修

先想一個跟我們最親近的一個人,清楚的想他就在你面前;然後想所有一切眾生,都跟他一樣,曾經是跟我們這麼親近的人,生生世世都可能是我們這麼親近的人……所以,我們祈願他們都離開痛苦、得到快樂。我們就這樣禪修。

(安住三分鐘,敲木魚請大眾出定)

法王獨頌〈 大祈願文〉前開示:我們念誦時,要像密勒尊者一樣,要做廣大的發心,我們為何要受戒?就是要藉由清淨身語意三門,而具足利益眾生的能力,要這樣發心。

(法王獨頌〈大祈願文〉、〈冥陽迴向文〉,迴向後,結束第二座法)

 

〈第三座法〉(下午1:30-3:00)

(法王噶瑪巴陞座主法)

今天下午,我們要念誦〈蓮花生大士消除障道祈請文〉,在念誦之前,如果先講解一下蓮師的傳記,會非常好。

蓮師傳記:從一個人子開始

蓮花生大士的傳記,有非常多,有一百多種,其中最主要有兩種。一種說法是,佛陀圓寂十年後,從蓮花生中化生,這是一般凡夫不可思議的傳記;第二種是覺囊派大師戛惹納所寫的蓮師傳記,是他跟隨印度班智達學到的,是很可信的,這裡面詳說了蓮師出生的方式、時間、地點、印度鄔紮那國的佛行事業,和藏地的佛行事業。

蓮師西元八世紀出生於印度,是蒙戛達國王的兒子。出生後有星相師預言,蓮師將會成為密乘的成就者,因為他具有蓮花部的德相,也預言他會得到阿彌陀佛的授記,所以蓮師又稱「貝瑪巴巴希」。長大後,蓮師學習各種名術和學問,智慧也不斷開啟,在寺院中向一位具戒的出家眾,受居士戒;跟隨一位很有修持的辛地惹巴,學習密續續典,灌頂時,花都掉在蓮花部的壇城裡。也跟隨兩位大師學習,也在幾大墳場修持,得到成就。但後來遇到一位國王,因為錯誤的曆算,而給予蓮師很多考驗,讓他在火裡燒、水裡煮,但都未能傷到蓮師

有一天,蓮師在夢境中,夢見阿彌陀佛對他說:如果你未能證悟自心,未有神通,做忿怒的事業,對你成佛會有障礙;所以你應該跟隨與你有緣的桑給耶謝修行,他是聲聞十二部大眾部的大師。他跟隨桑給耶謝之後,得到了近圓的戒、也學了許多經典,也聽聞了《現觀莊嚴論》,見解就跟虛空一樣廣大,後來又學習了「大幻化網」和「無上金剛續」的密續口訣,在桑給耶謝跟前還得到授記,得到「貝瑪桑波哇」的名號。

他在桑給耶謝的授記下,來到印度東方芒戛拉帕希,遇見他的佛母貝瑪堅,共修生圓二次第六個月,得到殊勝的大手印成就,此時亦具各種神通,各種事業非常廣大,成為八十四大成就者中的大師。藏地赤松德贊王迎請他到藏地,消除各種佛法弘揚的障礙,降伏各種魔鬼、障礙,命令他們護持佛教,尤其蓮師加持了整個西藏大地,給予各種口訣和灌頂,所以藏地佛法興盛至今。這就是蓮師的簡略傳記。這是從印度戛惹那大師而來,他對印度歷史非常了解,是從印度和藏的論師而來,所以非常可信。由於蓮師的大悲,向他祈請,都會得到加持。所以我們要以虔誠心來念誦他的祈請文。

●P354〈蓮花生大士消除障道祈請文〉

●P369〈願望任運自然成就祈請頌〉

●P324〈救度佛母二十一種禮讚經〉

●P327〈度母讚文與利益〉五次(最後一次加誦P332「利益」)

〈第四座法〉(上午3:30-5:0 0)

●P436〈耶巴噶舉願文〉

●P437〈巴絨噶舉願文〉

●P440〈至尊帕摩竹巴座間願文〉

●P274〈無分別持教長壽願文〉

●〈長壽願文〉(中文版無)

●〈護法供儀〉(中文版無)

●P460〈雪域安樂願文〉

●P279〈三寶吉祥文〉

●P269《月藏經》

●P320〈成就實諦文〉

(迴向後,結束大祈願法會第五天四座法)

The recitation of the Twenty-Branch Monlam, that which provides the structure for the prayers recited during the Kagyu Monlam, is a powerful means by which we can deepen our relationship with Buddha Shakyamuni. By reciting these prayers, we prepare a place for Buddha; invite, greet and offer ablution to him; and we praise, make offerings and requests to him. To do these things beneath the Tree, where Buddha himself was enlightened, exponentially intensifies our daily encounters with Buddha.

Today, His Holiness completed a long project which is intented to enhance his disciples’ connection to the great Tibetan master Milarepa. His Holiness has given the oral transmission of the entire life story of Milarepa, page after page, year after year, for three consecutive years. Today that story drew to a close; but in coming days, the Gyalwang Karmapa will further extend the process of deepening students’ engagement with Milarepa by offering a Milarepa empowerment, a Milarepa Ganachakra, and with the live performance of a play depicting Milarepa’s life, that His Holiness composed and directed himself.

Following the reading transmission, His Holiness gave a talk on developing compassion and bodhichitta. “If there is one single thing that unites all the teachings of Buddha, it is compassion,” he said.

In describing how we can actively cultivate compassion for others, the Gyalwang Karmapa focused on the sevenfold practice for generating bodhichitta. This practice begins by recognizing that all sentient beings have been our mother, remembering their kindness, and then generating a strong wish to repay that kindness. His Holiness noted that some people have difficult relationships with their parents, a statement exhibiting His Holiness’ attentiveness to the diverse needs and experiences of his students, an example of his own great kindness. His Holiness said that people with such difficult relationships may take as their object of contemplation someone whose kindness to them they do recognize and appreciate deeply. Gyalwang Karmapa pointed out that there was once a Kadam Geshe who was raised by his aunt, after his mother died in his infancy. Since he was unable to recall his mother, Kadam Geshe used to reflect that all sentient beings had once been his extremely kind aunt!

In the afternoon, the Gyalwang Karmapa led a session to remove obstacles, featuring requesting prayers to Guru Rinpoche. He prefaced the prayers by telling the biographical story of Guru Rinpoche. His Holiness observed that there are many different presentations of Guru Rinpoche’s life story, including one tradition that places his birth shortly after the Buddha’s parinirvana. However, His Holiness chose to relate the biography as presented by Jetsun Taranatha. As one of the greatest scholars of Indian history in Tibetan history, Taranatha’s knowledge and account of Padmasambhava’s life and activities is exceptional. But also, continuing the theme of aiding disciples to connect with the great masters, Gyalwang Karmapa also noted that he had chosen this biography with the thought that it would make it easier for listeners to connect with Guru Rinpoche.

His Holiness concluded the session by guiding a meditation on compa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