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新闻 | 2021年02月

2021讖摩比丘尼春季課程_第一天第一堂課開示

Arya Kshema Spring Teachings Day 1 – the first session

༸རྗེ་བརྒྱད་པ་མི་བསྐྱོད་ཞབས་ཀྱི་རྣམ་ཐར་བཀའ་ཁྲིད། བདེ་བྱེད་མའི་དཔྱིད་ཆོས་ཉིན་དང་པོ།

時間:2021年2月15日晚上9:00-10:00(北京/台北/香港)
中文口译:堪布丹杰;
文字初稿来源:化育网站;
校对修改:释妙竹
English source from: aryakshema.com

点击图片切换大图/小图

鐵牛年開春,宣說八世法王自傳

In December 2020, the Winter teaching on The Four Dharmas of Gampopa was the focus for the Kagyu Winter Dharma Debate, held annually for the monks’ shedras. This teaching is the Arya Kshema Spring Dharma Gathering directed at the nuns’ shedras, though monks’ shedras, dharma centres and a worldwide audience of laypeople are also watching.

Seven nunnery shedras are participating: Tilokpur and Palpung Yeshe Rabgyeling in India, Ralang Kyegue Dhagmo Chosling in Sikkim, Karma Samten Ling, Thrangu Tara Abbey and Karma Thekchen Leksheling in Nepal, and Karma Drubdey Palmo Choskyi Dingkhang in Bhutan. Nuns from Karma Drubdey nunnery provided the backing as His Holiness sang The Praise “He searched thoroughly” and recited the opening prayers.

བོད་སྐད།
English Translation Audio
中文翻译

首先問候各位好!藉這個機會,祝大家鐵牛年新年快樂!札西德勒!祝福在新的一年當中,身體健康、心想事成、健康長壽。

今天開始的四個星期,會講解法王米覺多傑的《妙行赞》,还有《无比赞》,这两部自传

往年这个时候是尼众的辩经,但現在已经到了春天,所以這次就稱為「讖摩春季課程」,或許以後就称为「春季課程」吧。或许以后会把冬季的辩经活动就改成这样一个春季的课程。

為何講說第八世噶瑪巴自傳?

這次会選這兩部自傳來講的目的是什麼呢?主要對於很多正在學習經論的学僧來說,歷代的噶瑪巴當中,大概對於第八世米覺多傑最為熟悉、親切。他不僅撰寫了像中觀、現觀、戒律和俱舍的各种的论著,也因為他的智慧力,正確無誤地傳講了各种顯密的要義,各大論典的不同主張,将噶舉祖師的見修行等等,他都有做各种的讲说。不僅是讓噶瑪岡倉,也让整個達波噶舉,能夠和藏傳佛教各個教派平起平坐,我覺得這都是第八世噶瑪巴他的恩德力所致。

Karmapa Mikyö Dorje: It is not just that he wrote commentaries on the Middle Way, Prajnaparamita, Vinaya, and Abhidharma. It is also because he used the power of his own diligence at learning and the power of his intelligence to write many complete and unerring explanations of the intent of the sutras and tantras; the assertions of the great texts; the view, meditation and conduct of the Kagyu masters of the past, and so forth.

其實我自己也並不是這種歷史或傳記的專業,同時也沒有很廣博的歷史知識,但是這許多年來,我也對於米覺多傑的各种著作零零散散地作了一些閱讀,所以稍微有些經驗,有些認識的。雖然自己並沒有生起這種如法的一種虔誠信心,但就这样閱讀他的著作之後,從世俗的想法上,让我真的相信,他是一位偉人、一位對我們很有恩的人。我覺得对于我們想要很好地持守、弘揚這樣的一個實修傳承的人来说,就應該對於我們的傳承有所認識,我們要對我們過去的祖師們,一開始如何建立這個傳承的、過程當中是如何持守這個傳承的、最後又是如何弘揚的等等、當中他们经历了多少的辛苦,如果我們能够對於這些故事或者這些歷史有所研究和學習,我覺得真的就能夠知道這個傳承它的莊嚴在哪裡、它的意義和價值在哪裡,所以这也是為什麼這一次會選這個傳記作為主題。

If we think we should uphold, preserve, and spread well the teachings of the Practice Lineage, we need to know what its origins are, how the forefathers initially established the teachings, how later masters upheld them, and in the end, how much hardship and effort they went through in order to spread them… The more we research and study this, the more we can understand what the majesty, the essence, and the true value of this lineage are.

然而,我並沒有將這次的課程當成一種歷史課來說,你們也不需要這樣想,這不是講授歷史,貶低它的價值,不是這樣的。而是因為我們都是一個想要修行的人,当你無論學習什麼樣的內容時都要記得,不要只是將它當成外在的某個知識來學習,而是應該多花心思,去看如何向內用這些內容,帮助你转变你的心,這是很重要的! 這也是為什麼這次會選這樣的內容來講說。尤其我們說祖師的教言,不是指那些紙上的文字,祖師的教言是什麼呢?是他們一生當中怎麼想的、怎麼做的等等,他們在日常生活當中如何去修行和實踐,这才是他們真正的教言。而且當我們說要判定一個上師,是不是一個具德的上師,最主要就是要看他一生,他是怎麼想的、他是怎麼做的,他的思想、言行舉止,是不是符合佛法?是不是如法?我們要這樣子來判定,要這樣子去作觀察。

Secondly, we are dharma practitioners and any study needs to be internalised. The real instructions of the great masters of the past were not written down but are evident in the way they lived their lives, their thoughts and activities; the test of authenticity is whether the guru’s thoughts and activities accord with the dharma. These two autobiographies demonstrate how “an ordinary person, an ordinary monk worked hard to make his life be in harmony with the dharma…they are direct instructions from his experience during his lifetime.. profound instructions on real practice”.

尤其,我們從這次要講解的這兩部米覺多傑的自傳中可以看到,在他撰寫的時候,他是很謙虛的,他沒有自認為“我是噶瑪巴”、“我是諸佛菩薩的化身”,或自認為我是歷代噶瑪巴,具有智慧、慈悲、力量、功德的轉世者,他沒有,而是以一介凡夫僧人告訴我們,他是如何在這個修行道路上,靠著自己的精進努力,盡力地做到如法的行持,所以內容是他一生修持的、真實的一種修行經驗之談,所以這真的是一部說是傳記,但更是一個實修的记录,也因此,這才是真實的一部甚深教言。希望各位在聽聞的時候,心中要記得具備正確的動機和行為,好好地來聽聞。

「噶瑪巴」名號的由來

那麼在進入講解這個法王米覺多傑傳記之前,我想概略性先講解一下「噶瑪巴」名號的由來,還有噶瑪巴為什麼被稱為「黑寶冠持有者」等等這些背景歷史,接下來會簡略的作一些介紹。

首先呢,對於歷代噶瑪巴為什麼被稱為「噶瑪巴」的由來,還有第一世噶瑪巴是哪一位等等,在西藏的歷史文獻當中,有幾種不同的說法。舉個例子來說,薩迦派的大師芒退蘆珠加措的一個教曆當中提到:「杜松虔巴,一說是賢劫千佛的第六佛獅子佛的化身。噶瑪巴希,一說是薩惹哈的化身,卻並沒有說是杜松虔巴轉世的這種說法,第一位被稱為『黑冠者』是噶瑪巴希。然而被稱為『噶瑪巴』的原因,是因為杜松虔巴在下部建立了『岡波乃朗』,中部建立了『噶瑪拉滇』,在上部建立了『楚布寺』而得名。因此我認為,杜松虔巴只是字面上的噶瑪巴。换句话说,不是实际意义上的噶玛巴。(10:38)」

这位萨迦派的大师上面這段話的意思是什麼呢?大意是說,并没有噶瑪巴希是杜松虔巴的轉世这种说法,因此,第一世噶瑪巴應該是噶瑪巴希。接著呢,杜松虔巴因為在上、中、下部藏區建立了寺院,尤其是因為興建了「噶瑪拉滇」才得到了「噶瑪巴」的名號,因此,杜松虔巴可以被稱為噶瑪巴,但並不是真的噶瑪巴,真正被稱為噶瑪巴的,應該是從噶瑪巴希開始。

但是呢,對於上面這段話,之後很多人在沒有考證的情況之下,都依據了這個說法去說,尤其是很多格魯派大師的說法,都和這裡說的一致。舉個例子來說,像土官洛桑卻吉尼瑪在一個《部派明鏡》中說:「崩札巴的弟子噶瑪巴希,有些人說他是杜松虔巴的轉世,但大多認為是薩惹哈的化身。沒有歷史源流可以佐證他是杜松虔巴的轉世。」

所以您看,薩迦派也好,格魯派也好,都是這樣說的。那我的感覺是什麼呢?喔!這真的就像是第五世觀音尊者所說的:「在如虎獅的薩迦、格魯智者的爭辯中,如同狐狸一般的噶舉大修行人可得小心了。」我突然想起了这段话。但無論如何,我還是鼓起勇氣,試看看能不能說清楚。(Bamboo批:说白了就是噶举派的所谓大修行人擅‘骗’。

噶瑪巴希,最早稱呼自己就是噶瑪巴

一般來說,杜松虔巴的化身或轉世,就是噶瑪巴希,當然他的确沒有像是後世的歷代噶瑪巴那樣被認證,也沒有舉行坐床的传统儀式,但實際上,噶瑪巴希自己也清楚說過,他就是杜松虔巴的化身或轉世。在噶瑪巴希他的自傳《了悟三時及無時本一體,大力圓滿之因緣》中說道:「杜松虔巴傳記中同時提到『未來在藏地洛札成就的七個聖地,將有一位為了利益一位弟子者出現』,和『一位於長江映現容貌者,將圓滿我的心意』,和「『不令袞巴瓦施主淪於再再的轉世中。』如今,眾人稱之為「噶瑪巴』者,是為了圓滿上述杜松虔巴尊者的三個願望,而在正知正念的情況下,出生為正法廣弘的長江地區中的贊普之裔。」

這段引用了許多杜松虔巴的遺言和授記,來佐證噶瑪巴希就是杜松虔巴的轉世。同樣在這部傳記當中還說道:「過去著名的杜松虔巴,和現在的法身無垢讓炯多傑二者(讓炯多傑是噶瑪巴希的一个密名),名稱雖然有異,時間亦有前後之別,但實際上是一體的。」总之,这里说的是噶玛巴希符合了杜松虔巴很多的遗言和授记,他就是杜松虔巴的转世。(Bamboo批:哪里符合了?

還有,由噶瑪巴希撰寫的一部有關杜松虔巴的再傳弟子──崩札巴傳記中提到:「昨晚你在的時候,杜松虔巴噶舉祖師都出現了,你真是一個有福緣者,真是稀奇!」另外寫道:「今天杜松虔巴的顯相遍滿虛空,你是一個有福緣者,哪都別去,好好待著。好好修持我的教導。」(Bamboo批:噶玛巴希的上师是杜松虔巴的弟子的弟子。可见,噶玛巴希的出生和杜松虔巴的去世之年相差有多久,传承都中间隔了三代。)

這段在說什麼呢?噶瑪巴希的上師是誰呢?就是崩札巴。噶瑪巴希提到,當他依止上師崩札巴之後,他的上師崩札巴就见到很多杜松虔巴的淨觀,所以崩札巴就說了上面那段話。

同样,噶瑪巴希恢復和重建了杜松虔巴上中下藏區的各座寺院,而且他廣大弘揚佛法,真的就和杜松虔巴再來一樣,所以噶瑪岡倉的很多弟子都一致公認,噶瑪巴希就是杜松虔巴的轉世,也因此,噶瑪巴希雖然沒有傳統的認證和陞座儀式,並不能因為沒有這些儀式就否定他即是杜松虔巴的轉世或化身。這就像是佛菩薩的許多化身,我們不會說因為他們沒有被認證和舉行陞座儀式,就否定他們是某某佛菩薩的化身一樣。

那麼在許多顯密經續當中,對於噶瑪巴眾多授記當中,其中公認無爭的一個說法,就是他和賢劫第六尊佛──獅子佛的心意無別。這個說法主要源自於祥喇嘛.玉札巴,他在昌波洞中取出的授記伏藏的說法。就成为了噶玛巴他是贤劫第六佛的说法出现。(Bamboo批:回头Bamboo也在小区垃圾桶里取出某授记伏藏,说自己是贤劫某吃饭佛。或者委婉点,用伏藏吹捧一下习包子,来给自己升官发财好了。

總之,我們從歷史文獻和傳記裡面來看,在杜松虔巴的時候,還沒有被稱為「噶瑪巴」的傳統。還有在《賢者喜宴》等比较出名的历史文献中就提到「出家時,淨觀出現空行母授記为『諸佛事業者』,暨『噶瑪巴』的名号」等等的說法來看,「噶瑪巴」只是一個祕密的名字,還沒有廣傳開來。而是到了噶瑪巴希的時候,他才開始稱呼自己為「噶瑪巴」,是从他开始的。同樣,歷代噶瑪巴还有一個情況,就是常常前一世噶瑪巴的密名會成為下一世噶瑪巴的名號,像是噶瑪巴希的密名是什麼?就是讓炯多傑,這就是後來第三世噶瑪巴的名號;還有第三世讓炯多傑的密名是什麼?就是若佩多傑,就是第四世的名號,有很多像這樣子的例子。因此,現在很多人會搞混噶瑪巴希和讓炯多傑的教言,就是因為在那些教言裡的作者都是寫「讓炯多傑」。

但是在噶瑪洽美撰寫的噶瑪寺介紹當中,對於噶瑪巴希為什麼被稱為噶瑪巴的另外一種說法是:因為噶瑪巴希曾住於噶瑪寺,所以得名為噶瑪巴。但其實一般來說,創建噶瑪寺的是杜松虔巴,照理說杜松虔巴才應該被稱為噶瑪巴,但是為什麼是噶瑪巴希被稱為噶瑪巴呢?或許是因為噶瑪巴希在噶瑪寺住的時間比較久吧!還是有其他原因,這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但是這樣的說法,在岡倉的其他歷史文獻中是沒有看過的,只有噶瑪洽美在噶玛寺的介绍中提到。另外,萨迦派的芒退蘆珠加措大师認為,噶瑪拉滇寺是由噶瑪巴希創建的說法,時間上也是不正確的,為什麼?因為噶瑪拉滇的山居,這樣一個修持的地方,最先是由讓炯多傑創建的,這在讓炯多傑的自傳,還有其他歷史文獻當中都有清楚的記載。

總之,從廣為人知的「噶瑪巴」名號从這一點來算的話,第一世是噶瑪巴希;而從第一個持有黑寶冠者來算的話,第一世是杜松虔巴;從認證轉世來说的話,第一世是讓炯多傑。所以也因此,在一段杜松虔巴的的授記中提到:「楚布此地將出現三位黑冠者。」我想这样一段授记是有它的意义的。關鍵就在於此,依上面剛剛不同的算法來看,所以會有三位黑冠者。同樣在米覺多傑〈瑜伽續大疏〉中也提到:「現今的達波噶舉派,無有紛爭的顯密法眼、釋迦佛當中的第一尊佛遍知讓炯多傑,他是持有噶瑪巴名號的第二世,持有黑寶冠者的第三世。」所以,达波噶举中有两位智者,其中一个就是让炯多杰,他是持有噶玛巴名号的第二世,持有黑宝冠者的第三世。這樣的說法是有严谨历史考据的说法。很符合歷史考據的。

所以,再讲一次,广为人知的噶玛巴,从这个名号来讲,第一世是噶玛巴希,而从持有黑宝冠来说的话,第一世是杜松虔巴,第二世是噶玛巴希,第三世是讓炯多傑等等。但从认证转世来算的话,第一世是讓炯多傑。

H.H. concluded from his research thatDusum Khyenpa was the first bearer of the Black Crown, that Karma Pakshi was the first to be known as Karmapa, and that Rangjung Dorje, the Third Karmapa, was the first to be recognised as a tulku. This is further substantiated by Karmapa Mikyö Dorje who wrote, “the omniscient Rangjung Dorje, was the second to bear the name Karmapa and the third bearer of the Black Crown”.

頂戴黑寶冠,最早從杜松虔巴開始

那么,这里谈到很多次有关「持黑宝冠者」,这是歷代噶瑪巴的另一個特點,就是頂戴黑寶冠,因此噶瑪巴也被稱為「黑冠者」。而與之相關的各種儀式也廣為流傳,像是噶瑪巴他會頂戴黑寶冠,或者是讓大眾晉見黑寶冠這樣的仪式,當中會鼓勵大家念誦六字大明咒、贈與七世不墮之黑寶丸。同时,也会赠与他的弟子與黑寶冠同樣形狀但顏色為白、黃、紅、綠等等这样的寶冠。跟黑寶冠相關的各種儀式流傳的非常廣。一般來說,在佛法上對噶瑪巴有信心的人,或者一般我們說很喜歡噶瑪巴的人來講,就算不太了解黑寶冠代表的意義和歷史,但也都深信黑寶冠是「見即解脫」,是非常殊勝的。

但是,也有一些人以為噶瑪巴的法帽,並沒有什麼佛法上的意義,只是像是蒙古和中國皇帝贈與的官帽,或者像是英國女皇的皇冠一樣,象徵某種權力和地位而已。還有人以為,這是噶瑪巴想出來能夠得到供養的一种伎倆(Bamboo: I think so.),这时黑寶冠只是斂財的工具。还有的人還說,黑寶冠是黑色的,这不符合戒律,而且魔的帽子都是黑色的,不應該穿戴,總之有各種亂七八糟的說法。一方面來說,這或許代表黑寶冠真的很出名,這麼廣為人知,所以才有這麼多的說法,但另一方面來說,也代表大家並不明白這個寶冠真正的歷史典故、代表的涵義 ,所以才有這麼多的詆毀出現。

首先,黑寶冠最初出現於什麼時候呢?最早最早我想是從杜松虔巴開始的。那麼在《土觀宗派源流》這樣的一部著作中提到說:「『杜松虔巴頂戴黑冠所以被稱為『黑冠者』的這一說法,詳細研究,事實上是噶瑪巴希得到蒙古王所供養的一頂事業黑冠後,才使其後一切轉世都被稱為『黑冠者』,這是確定的。如今,我們從帽子的尺寸上可以看出戴帽者的地位與責任,體積較大的帽子是由清朝皇帝所供養並開創的禮制;而在蒙古與漢族王朝中,則是以帽子的設計差異來分類戴帽者的地位。當時,受皇帝奉為帝師者,都會得到一頂金織黑帽,所以永樂皇帝也供養了大慈法王釋迦耶矢一頂這樣的帽子。至於噶瑪巴的追隨者們認為:『黑冠是源自十萬空行母織髮供養頂戴於杜松虔巴頂上』的這一說法,無疑是崇拜楊毅所致之詞。」

這一段當中,其實沒有將道理說得很清楚,而是硬把黑寶冠說成只有噶瑪巴希才有、杜松虔巴沒有,而且把噶瑪巴希的法帽,說成只是一種皇帝代表的官帽而已。

那麼,黑寶冠是從杜松虔巴的時候就有了嗎?這只能從一些古老的傳記當中去找了。所以我們從這個杜松虔巴法王他的教言集當中,有一部名為《三燒融》的一個小篇文稿,這篇文稿是由杜松虔巴的一個親傳弟子所記載,內容是杜松虔巴的一些教言,當中提到:「觀想自身頭頂上有個鮮白圓整月盤。月盤上有根本上師,他與杜松虔巴法王無二無別。白髮,黑冠,安坐於光明與光明自性之中。」

这段话为什么要引用?你可以看到,在那个时候,杜松虔巴的弟子們,在修持上師相應法的時候,就會觀想杜松虔巴是戴著黑冠的。同樣在噶瑪巴希的自傳《了悟三時及無時本一體,大力圓滿之因緣》記載:「杜松虔巴尊者是因陀羅菩提王的化身,受到其自生本智的加持,所以在任何弟子的面前,都會如鏡中映像一般展現不可思議的化身。他與薩惹哈大婆羅門一體,所以頂戴世界上前所未見、象徵法性不變的金織黑冠,上有各種象徵『無以象徵之俱生智大手印』的各種細節。」

这里面说什么呢?这里就提到戴着一个西藏前所未见,象征「法性不变」的事业黑冠。

Karma Pakshi supports this: Because he [Dusum Khyenpa] was the same in essence as Saraha, as a symbol of the unchanging dharma nature, he wore a crown of black silk with a gold blaze such as had never appeared anywhere before on earth, representing the unrepresentable through co-emergent wisdom mahamudra and through various symbols…

象徵不動佛與虛空,非純黑而是藍黑

还有米覺多傑曾經解釋黑寶冠的時候,引述到一部杜松虔巴的古老傳記中的一句話:「頂戴黑綾花朵圍繞,具有紋飾之黑冠。」在《賢者喜宴》等等被大家公認的歷史典籍當中也都有提到,杜松虔巴出家的時候,在淨觀當中,十万空行母為其獻戴黑冠,並因總集諸佛事業,故賜予「噶瑪巴」的名號。當時因為见到這樣的淨觀,所以他就制作并開始了頂戴黑寶冠的傳統。不僅如此,杜松虔巴頂戴的那頂黑寶冠,之後也被收藏在楚布寶藏當中。米覺多傑的四位總經師的其中一位,教授大經大論的上師,名為噶瑪欽列巴,在這位噶瑪欽列巴的問答錄《解脫攝義》當中提到:「有些人主張這頂黑冠是薩惹哈的授權,有些人則說它是由千位空行母織髮所成,總之,這些是勝化身的事蹟,遠超凡夫所能理解。據說這頂黑冠在楚布寺的黑庫內,但我無緣得見。」

第十五世噶瑪巴康恰多傑在楚布寺,為第二世蔣貢康楚舉行陞座大典時,還將杜松虔巴的黑寶冠,碰觸其頂作為加持,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到第十五世噶瑪巴的時候,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的黑冠也都還保留著。

總之,從上述的歷史可以看出,噶瑪巴的黑寶冠,從杜松虔巴開始就有了。而且這個黑寶冠從一開始,就不是由施主啊、皇帝啊,也不是由某某大人物所給予的,而是杜松虔巴自己製作的,或者說是他让别人製作而成的

The Karmapa asserted that the Black Crown tradition definitely originated with Dusum Khyenpa and the first black crown was either made by him or by others under his direction. It was not offered to him by a king, high lama or any other person.

但是講到這裡,我們需要知道一點,就是口頭上我們稱噶瑪巴為「持黑冠者」,稱法帽為「黑寶冠」,這只是方便說而已,事實上,噶瑪巴法帽他的顏色是什麼呢? 他是「藍黑色寶冠」,或者說顏色是藍黑色的,並不是純黑的。那麼最主要原因是,為什麼寶冠有這樣的樣式、有這樣的顏色,其實和密乘的修持有關係的。

譬如說在密乘的事部來說,有「水灌頂」和「寶冠灌頂」,這時候這種法帽可以稱為寶冠,這樣的寶冠因為象徵著五方佛,因此寶冠有不同的形狀和顏色,這裡噶瑪巴的寶冠是象徵不動佛,所以在這個寶冠的前面,有一個金剛杵的金色圖案,這個顏色是藍黑色,藍黑色代表法性不變或不動,同時就像世間會說虛空是不會改變的,虛空是這種藍黑色,所以噶瑪巴的黑寶冠代表不動佛、代表虛空不變,因此是藍黑色的。總之,密乘的修持,都會藉由象徵、意義和徵兆三方面,或者透過能詮和所詮各種的方式,來幫助我們去斷除世俗的貪執。同样,对于「黑寶冠」也是这样的一种解释。

對於黑寶冠的解釋,其中最早的一部,我想應該是第三世讓炯多傑所寫的《黑寶冠釋》,當中提到:
His Holiness quoted another explanation of its symbolism as described by Rangjung Dorje:

「南無咕嚕!頂禮一切上師尊!我今略讚譽,空行共加持,金鵬翼黑冠:
Namo guru! I prostrate to the lord gurus. Dakinis, grant your blessings. I shall explain in part the qualities Of this black crown with garuda wings and gold blaze.

底色深黑者,表法身不變,帽有四面者,表四無量心,
The base being slightly dark Is a symbol of the unchanging dharmakaya. The sides being square is a symbol Of the four immeasurables.

具二帽翼者,表權智不異,上有三尖者,表三身自圓。
Having two garuda wings Is a symbol of the inseparability of means and prajna. Having three points is a symbol Of the three kayas being complete in him.

帽有四色者,表成就四業。五色布飾者,表頂戴五部。
Having four colours is a symbol Of accomplishing the four activities. Being adorned with five silks Is a symbol of the five families dwelling above the head.

頂有日月者,表常伴不離,上師如意寶。額有一色塊,表知一全解,全解歸一智。
Having the parasol, sun, and moon Is a sign that the guru is a wish-fulfilling jewel And always accompanies, never apart. Having a blaze on the forehead Is a symbol of knowing the one dharma that liberates all And understanding everything known to be one.

黑冠具眾表,表薩惹哈權,及杜松虔巴,得自眾空行。願敬此冠者,會杜松虔巴。」
This crown that has these symbols Is the rainbow of the great Brahmin. It was bestowed by the dakinis. It is the crown of Dusum Khyenpa. May those with faith and devotion for this crown Meet glorious Dusum Khyenpa.

從這段文字可以看出,這裡透過密乘當中的象徵、寓意,和能詮、所詮的方式來解釋黑寶冠。

好,那我们这里稍微休息一下。休息半个小时,然后再接着上课。

Youtube 视频

བོད་སྐད།
中文翻译
English transl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