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新闻 | 2007年02月

佛子行三十七頌•第一天上午

「Thirty Seven Practices of a Bodhisattva」 Day 1•Morning Session

時間:2007年2月22日 22 Feb., 2007 9:00-11:00am
地點:北印度 帝洛普尼寺 Tilokpur Nunnery Monastery, India
中文翻譯:堪布丹傑

14世纪时,图美桑波尊者(无著贤大师)所著述的「佛子行三十七頌」。

The text written by Thogme Zangpo.

讲课摘要:

......這一部《佛子行三十七頌》,屬於噶當派的修心教法的支分......

......這次《佛子行三十七頌》的課本,是由韓國團體所提供的,同樣還有由 Zabsang Shedrub 提供的小冊子,你們應該已經拿到了。

我聽說此頌文在中文裡,有四種翻譯本,因此,各位可能會聽到口譯者的譯文與各位手中拿到的在文意上有些出入。但是,相信翻譯者應該會為各位選擇較好的譯文。

......因為所謂秘密金剛乘,意即對非法器之人秘而不宣,故運用很多不相同的文字與內含、和象徵性的、難以理解的言詞。因此,本來就不是三乘的每一個佛教徒所能理 解。而事實上,佛陀的教言,是針對不同乘法的眾生而開演的。因此,有人可能對某一乘法無法理解,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總的來說,我認為重點在於:我們應該 多去思維與認識佛教的密乘法門。

例如聖境印度的佛教著名學府,那爛陀大學與比瑪拉西拉大學的眾多賢哲與成就者們,撰寫了很多有關密乘的法門、典籍與口訣等。例如龍樹菩薩,曾撰寫很多和密 集金剛相關的典籍。有很多以龍樹為名而撰寫出的密乘典籍,雖然不一定所有署名龍樹的都是指龍樹菩薩。龍樹的弟子聖天菩薩,與其教法的持有者月稱論師等,也 撰寫過多部密乘法門。而在比瑪拉西拉學府當中,著名的尊聖那洛巴與六賢者們,也撰寫過多部和密乘相關深廣的典籍與口訣。因此,以上諸多教界無諍的賢哲大師 們,都一致認同密乘,而且撰寫與弘揚相關的典籍和口訣,這是值得我們去思維與研究的事。

......佛子無著賢大師於1295年出生在後藏的薩迦地區。父親名為昆秋巴,母親名為崩準,無著賢大師小時候名為昆秋桑波(寶賢)。

......三歲那年他的母親過世,而照顧他的祖母也在同一年過世。十歲到十四歲期間,由舅舅或叔叔 教導,並給予日後出家生活的照顧。十四歲時在戒師前出家。二十九歲時,在頗東的耶寺得授比丘戒。之後跟隨薩迦派的智者學習中觀與唯識的菩提心戒,及很多共 與不共乘法的灌頂、口傳、口訣與教授。尤其廣博學習了大圓滿的教法,並在藏地親近多位無分別教派的大師學習與實修。

......無著賢大師修持自他交換法門,三十歲時,耶寺院附近有一個乞丐,身上長滿了虱子。為了幫助這個乞丐,大師將自己的食物偷偷的在晚上帶給他,偷偷給是因為怕 寺院知道他得了虱病而將他趕走。一天晚上送食物時,乞丐不見了,大師四處尋找,發現乞丐躲在附近的一個角落。大師問道:「為什麼你要躲在角落裡呢?」乞丐 回答:「因為每一個經過看到我的人,都感到反感想吐,覺得我很髒,因此把我趕到一邊。」大師聽完後生起極大的悲憫心,當晚將乞丐帶回他的房間,給他各種好 的食物,並給他一件新的羊皮袍。而乞丐那件長滿虱子的舊皮袍,如果丟棄,虱子都會死亡,因此為了保護虱子,大師將皮袍穿在自己的身上。

由於穿著乞丐的舊皮袍,大師生了病而無法教學。弟子與法友們前來關心,得知大師得病的源由後,卻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說:一個行者不需要這樣折磨自己,享用 一些福氣與資具還是可以的。有的說:這樣的悲心是不正確的,只是無意義的布施自己的身體。有的說:為了我們弟子們,別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請將虱子丟掉 吧。大師最後回答說:「過去,我虛度了多次得人身的機會;如今,能為利益他人而布施自己的身體,就算捨命也值得,我是不會將虱子丟掉的。」

大師一直照顧著虱子十七天之後,虱子自然的死了,可能是吃的太飽撐死了,但無論如何,虱子都消失了。大師為牠們迴向超渡,並將虱子的尸體製作成擦擦,就像對人一般的對待這些虱子。這是大師修持自他交換的一個例子......

1369年大師圓寂,享年七十五歲。

大師的弟子,邦譯師曾說過:「若是某人想要達到像我一樣的證悟程度,他需要花幾生的時間積聚福德。但若是想要達到我的上師、無著賢大師的證悟程度的話,則 必需要以累生累劫的時間積聚廣大福德。」......

所謂多生多世,可能指一生又一生的生命更替;但多生多世,也可能就在每分每秒當中。因此,總的來說,若是嫻熟了法要的精髓,一秒中也能積聚多劫的福德。

Youtube 视频